巴黎恐袭2周年:伤痕难以愈合,枪声仍有回响

巴黎恐袭2周年:伤痕难以愈合,枪声仍有回响

中新网 2017-11-13 15:30
0

巴黎恐袭的部分幸存者,选择用纹身纪念逝者,抚平伤痕(图片来源:法新社)

▲巴黎恐袭的部分幸存者,选择用纹身纪念逝者,抚平伤痕(图片来源:法新社)

11月13日电 (郭炘蔚)斯蒂芬妮·扎列夫的胳膊上纹着一只凤凰的纹身,那里有一个难以愈合的伤口。2年前,她在巴黎巴塔克兰剧院恐袭中被弹片击中,尽管得以幸存,但当晚的恐怖记忆永远留在了她的脑海中。

然而,2015年的巴黎恐袭所带来的伤痕,远远不止镌刻在130名遇难者的悼词里,和生还者的骨血之中。2年以来,针对平民日常生活的恐怖袭击并未止歇,愈加严格的反恐措施显示出了一些成效,却也有防不胜防的缺憾。恐袭枪声与爆炸声的回响,何时才能停止?

【这里不是“陵墓”】

2015年11月13日,巴黎发生连环恐袭,包括巴塔克兰剧院和法兰西体育场等在内的多个地点遇袭,导致至少130人遇难。其中,3名身穿炸弹背心的男子闯入正在举行摇滚演唱会的巴塔克兰剧院,造成90人死亡。调查显示,这次袭击是由“伊斯兰国”在叙利亚的领导层策划,并由回流欧洲的成员执行。

在遭遇袭击一年之后,装潢一新的巴塔克兰剧院选择了重新开放,首场演出是英国巨星Sting的演唱会。如今,剧院已经重开一年,剧院负责人朱尔斯·弗鲁托斯(Jules Frutos)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表示,这一年里,场地的平均上座率达到90%,乐迷们的回归“令人鼓舞”。

他表示,重新开放后的几个月里,组织演出并不容易。剧院重开的决定备受争议,也有不少乐手并不愿意回到这里演出。但现在剧院正在一点点“重回正轨”,弗鲁托斯称,不应该把这座音乐厅看做“陵墓”。

而对于袭击的幸存者劳拉·勒维克来说,那场噩梦的2年之后,她仍然感觉肩上负担着130名遇难者的重量,这让她的生活“陷入僵局”。勒维克和其他数十名幸存者一样,选择了纹身来“重新掌控自己的身体,将恐怖变成一些美丽的东西”。

大卫·布莱顿是研究身体艺术的社会学家,他表示,纹身能够让人们“重述发生的事情,纪念遇难者,和与死亡如此近距离擦肩而过的情绪影响”。他补充说,纹身往往也标志着“内心的伤痕”。

44岁的扎列夫则认为,她选择的凤凰纹身意味着“尽管那天晚上无比恐怖,但仍有许多事情值得为之而活”。

【枪声仍在回响】

巴黎恐袭之后,法国迅速颁布了紧急状态措施。然而,随之而来的多次袭击,让这条措施在2年内延续了6次,到2017年11月1日,才被法国总统马克龙签署的反恐法取代。新的反恐法,将紧急状态的部分措施常态化,受到了不少非议。

与此同时,2年以来,仅仅是同样针对娱乐场所的大规模袭击,就包括2016年6月的美国奥兰多市夜店袭击,2017年新年的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市夜店袭击,5月的英国曼彻斯特演唱会袭击,和10月的拉斯维加斯演唱会袭击等等。

美国《W杂志》网站称,在这些活动中,陌生人因为共同的热爱聚集到一起。对此的袭击不仅是对生命的侵犯,也是对人群建立纽带的空间的侵袭。而从法国尼斯、德国柏林、英国伦敦、西班牙巴塞罗那再到美国纽约,更多针对平民的袭击仍在发生。

近年来,恐袭的方式倾向“碎片化”。行凶者更多选择开车冲撞人群、持刀砍杀、开枪袭击等方式,袭击策划简单,作案工具常见,袭击对象又往往是缺乏严格安保措施的平民日常生活场景,存在“低技术、软目标”的特点。这种袭击很难被安全机构发现,令人防不胜防。

另一方面,欧洲刑警组织曾在报告中指出,“伊斯兰国”生存空间遭到极大打压后,前往叙利亚和伊拉克的极端分子陆续“回流”欧洲,将给各国带来更大的反恐压力。

事实上,从根源上而言,中东地区难以平息的动荡局势,和西方国家内部的未得解决的移民融入问题,构成了极端主义滋生蔓延的土壤。如果只是单纯的进行“被动防御”,恐袭爆炸声与枪声的回响,恐怕难以终止。

微信关注“广东电视”
    热点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