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胞胎姐妹青岛溺亡 出事沙滩非正规浴场禁止游泳

双胞胎姐妹青岛溺亡 出事沙滩非正规浴场禁止游泳

新京报 2018-08-08 10:32
0

原标题:双胞胎姐妹青岛溺亡 出事沙滩非正规浴场

失联后救援组织、当地市民及网友纷纷加入寻人队伍;事发海域渔网、暗流、礁石和风浪暗藏危险

8月5日,北京的陈女士带一对8岁双胞胎女儿到青岛黄岛区的海边玩耍,稍不留神发现孩子失踪。事发后,她立即报警,多名网友也转发朋友圈帮忙寻人。当地救援组织、热心市民等均加入了找人队伍。8月6日,当地警方证实,两名女孩儿相继被从海里发现,均已身亡。

新京报记者昨日了解到,事发沙滩为非正规浴场禁止游泳,当地居民称,该处海域的渔网、暗流、礁石和风浪等,都有可能造成危险,但仍有不少游客在此游玩甚至下海。当地多个相关部门表示,非正规浴场的沙滩并不在其管理范围之内。

海边玩耍时两姐妹失踪

“8月5日下午3时左右,北京一对8岁双胞胎姐妹裴元瑾、裴元桐在山东青岛黄岛区万达公馆对面沙滩走失,两姐妹身高1.2米左右,走失时身穿花色泳衣,没有穿鞋子。”昨日,这样一则寻人消息在朋友圈广为传播,双胞胎女孩儿的安危牵动很多人的心。

孩子妈妈陈女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8月5日下午她带着女儿到海边玩耍,下午3时左右,还看到两个孩子和别的小孩在一起挖沙子玩儿,等她看了两眼手机、发了个朋友圈后突然发现孩子不见了。“我第一反应就是她们会不会到海边上,因为她们有时候会去冲玩具上的沙子。”

陈女士沿着海边找了一个多小时后还是没有找到两个孩子。向派出所报警后,她也在网上发布了寻人消息。

孩子的阿姨回忆,当时她曾与陈女士发过微信聊了孩子,没间隔几分钟就得知孩子找不到了,当时海面的浪并不大,沙滩上除了母女三人还有其他游客在玩耍。“而且海里还有人在游泳呢,但是问遍了跟前的人都没有看到小女孩儿。”

两姐妹遗体于海中找到

因两个孩子穿着泳衣,没有穿鞋,家人判断孩子走失。但查了附近的监控录像,并没有找到任何关于孩子的信息。

消息在社交网络上广泛传播,多人自发帮忙转发寻人消息,热心询问。上午10时,灵山卫边防派出所工作人员证实寻人消息属实,并称接到了很多热心市民的电话。事发后,警方及山海情救援人员已赶到现场救援。

陈女士的手机号被公布后,也一直处于线路忙的状态。陈女士的一位好友今日上午说,从5日晚到6日一直在源源不断接听热心市民的电话,陈女士把电话留给他们帮忙接听,自己外出寻人。“很多热心人士打来电话询问,但遗憾的是提供的有效信息非常少。”

昨日下午,黄岛区公安分局发布消息,8月5日15时左右,两名北京女孩(双胞胎,八岁,1.26米,着泳衣)沙滩游玩时走失。6日11时30分许,一名女孩在海中被救起,已无生命体征。6日下午3时40分许,另外一名女孩在海里被找到,已无生命体征。

■ 追问

事发沙滩禁游泳 居民称“无人管”

在事发沙滩对岸开店的王东(化名)介绍,事发当晚警方曾带人上门张贴寻人启事。王东说,事发沙滩为非正规浴场,尽管沙滩上立着禁止游泳的牌子,但很多人视而不见,自入夏以来有不少游客都到对面的沙滩游玩。“下楼走几步就可以看到大海,这里的人比浴场要少很多,很多人都是为了这一点才住到这附近的酒店。”

因此,夏季,尤其是暑期,王东总是看到有家长带着小孩和玩沙子的工具、泳具在沙滩或下海玩耍,但他并没有见过工作人员提醒游客。

附近居民魏先生介绍,几年前事发处沙滩面积很小,后来经开发、房地产建设,沙滩面积比以前大了很多。但是魏先生表示,当地人出于安全考虑并不会在类似的“野浴场”游玩。“这里没有防鲨网,加上暗流、礁石和风浪等,都有可能制造危险,我们都不会来玩。“而且最关键的是这里没人管,万一发生什么意外不像正规浴场一样有安全人员。”

究竟谁来管理这片沙滩?

黄岛区城管局综合科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该部门只负责管理辖区内的正规浴场,非正规浴场的沙滩并不在管理范围之内。

青岛市西海岸新区公众投诉热线工作人员介绍,非正规浴场的沙滩均由属地街道办事处进行管理。通常,街道办除会在沙滩设立标识外,也会有工作人员巡逻和提醒。

万达公馆对面的沙滩在黄岛区灵山卫街道办内,街道办工作人员称此处虽位于辖区内,但属青岛西海岸发展集团管理。记者询问青岛西海岸发展集团对该沙滩的管理措施,未得到相关回复。

■ 对话

救援负责人:水下遍布渔网暗流搜救困难

8月6日下午6点,新京报记者对话刚刚结束搜寻、救援失踪双胞胎的山海情救援联盟负责人徐公安。“搜寻的时候,我更希望孩子们最终能在陆地上被找到。”对于最终的结果,徐公安深感遗憾。

新京报:什么时候得知孩子失踪消息、展开救援?

徐公安:5日下午4点左右,我们就从警方那里得知孩子失踪的消息。我在我们联盟群里喊了一声,很快就有人加入到现场,乘船、潜水下海救援,但是可能因为涨潮,当时没有得到任何结果。

到5日晚上,我们将近20个人和公安、边防部门一起,从陆上搜寻信息到海上找人,搜寻工作一直从昨天下午到今天下午,大家都是熬了二十多个小时。

8月6日有游艇俱乐部和民船加入后,搜救效率提高很多。这期间也有热心的市民过来要帮忙,但他们没有经过正规训练,这里水情又比较复杂,不敢让他们贸然下水。

新京报:什么时候开始将搜救重点转移到水上?

徐公安:刚开始听孩子家长叙述,加上一些网络消息混淆,我们觉得孩子可能是走失。

我们配合公安部门一起连夜调取、查看了附近所有的监控录像后,却没有发现任何关于两个孩子的信息,差不多凌晨,我们就推测孩子可能在水里。但是说实话,我们一点都不愿意在海里找到孩子,我们宁愿在海里工夫白费了,最后在陆地上找到两孩子。

新京报:在哪里发现了两个孩子?

徐公安:因为事发地跟前的水下有很多渔网,还有暗流,海水的能见度很低,给我们搜救带来一定困难。上午11点多,我们在距离岸边150米左右的地方看到有一块身体露出来了,然后发现一个女孩儿,把她救上岸。孩子家长确认被救上的孩子为姐姐,当时我们搜寻周围并没有发现妹妹。

下午3点多退潮,水位又下降一些,在几乎是同一个地方我们发现了妹妹,把她拖了上来。我们推测妹妹应该是被水下的渔网给挂住了,所以并没有浮出水面。

新京报:此前有没有发生过类似情况?

徐公安:这一块水域刚好位于一个人工岛和海岸之间,水流速度比较大,还有暗流、淤泥、渔网等,情况比较复杂,涨潮、落潮的时候都比较危险。

我们曾在这一块水域多次参与救援,大多数出事儿的都是游客。我们当地人都知道哪里安全、哪里不安全,但很多来游玩的游客都对大海没有太多认识,安全意识不足,就很容易出事儿。(记者 康佳 齐超)

微信关注“广东电视”
    热点新闻排行
    • 今日
    • 本周
    • 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