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共议广州的士改革与发展 引入大数据直管司机

专家共议广州的士改革与发展 引入大数据直管司机

金羊网 2017-07-17 10:35
0

▲多位专家建议出租车能放权,可以像网约车那样用平台的方式管理司机。(资料图)新华社发

华南城市研究会举办论坛讨论出租车司机缺口等问题,专家共识为涨价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王则楚:取消出租车公司用网络平台管理 靳文舟:除了公共保障外应尽量放开市场

日前,广州市出租车协会透露目前广州已有大约2000辆车停运,全市出租车司机缺口已高达1万人。为此,该协会要求涨价提高司机收入。涨价声一出,引起各方关注。昨日下午,华南城市研究会举办了一场“出租车与互联网专车改革与发展”论坛。广东省政府参事、华南城市研究会名誉会长王则楚,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暨南大学城市学院教授胡刚,广东省政协常委、华南城市研究会名誉会长孟浩等参与了论坛。专家们几乎一边倒地认为,出租车涨价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建议用网约车思维管理出租车。

■新快报记者 冯艳丹

涨价是否合理?

提高司机待遇不能仅靠涨价

讨论从近日的出租车“涨价”话题开始。“出租车司机说饭都吃不饱,怎么可能为你很好地服务,这种说法本身不对,不允许议价,不允许绕路,不允许拒载,这是出租车运营条例里面有的,这是规矩,不守规矩就要处罚。”王则楚表示,“要调价得按规矩向物价局正式提出来,因为一旦举行听政会,必须要体现成本。”

同时,其他多位专家也表达了对出租车涨价的异议,认为单纯涨价不能解决出租车的问题,出租车的利益分配和服务质量都应该引起重视。

不过,胡刚则有不同的看法。“我觉得现在出租车涨价,是应该的。” 他的理由有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出租车司机很辛苦,工作环境条件很差,而实际工资收入水平确实不高。另一方面,他从信息社会发展分析认为,要想信息化社会走得稳,就不能让一个行业断崖式地变革,而是要适当地扶持保护困难群体。

出租车如何改革?

改革经营权,引入大数据直接管理司机

涨价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那出租车行业发展遇到了瓶颈,该如何改革?王则楚建议不能仅仅盯着定价,要从更深层次上去解决问题。王则楚说:“出租车是适合个体劳动的岗位。现在交委是通过几十家公司去管理4万多司机,但在大数据时代,更好的办法是通过建立一个大平台,直接管理司机,而不再需要出租车公司。就像网约车管理一样,每辆车从哪里出发,前往哪里,有没有绕路,每天接了多少单,有没有违法乱纪的行为等等,都可以在平台上一清二楚地看到。不过做到这个的前提是,经营权要放开,不然里面太多公司和体系,改革就难以进行。”

孟浩也持有同样的意见,“我在2008年的时候提出了出租车公司应该取消,实行政府直接管理,把出租车公司管理取消掉。现在互联网专车的出现,实际上已经形成了客观的现象。”互联网的前提下,出租车公司到底存在还有没有必要了?出租车公司有大有小,可以进行市场淘汰,优胜劣汰。

此外,广东省建筑设计院教授级高级工程师黄镇梁表示,司乘利益分配方面也有改革的空间。“出租车司机的生存状态,也是改革中不可忽略的一个重要部分,需要在配套上给予更多的关注”。

出租车与网约车如何协调发展?

利用好互联网,出租车与网约车可以双赢

出租车和网约车竞争的时代,如何协调发展?王则楚表示,其实网约车和出租车不是两个相互对立的行业,两者都有存在的必要。出租车行业通过效法网约车行业的管理,真正利用好“互联网+”,才能改革和发展,并和网约车行业实现双赢。

华南城市研究会副会长朱秋利表示,出租车和网约车的性质和地位是相同的,都是公共交通的补充部分,他们在交通服务方面是差异互补的关系。因此,对于出租车和网约车不能分先后,应该同等待遇、区别管理。

而华南理工大学交通学院教授靳文舟则认为,出租车司机是开好自己的巡游车,还是转行网约车,还是两者兼顾,需要看定位,市场应进行分类。“从政府的角度看,作为基本公共服务,政府有责任用一部分的出租车,满足老弱病残孕和有急事自己不能解决出行问题的条件,又或者说是在机场、火车南站等地,在公共交通停运的时候,需要政府保证出租车这一补充交通方式的数量充足,这就是出租车承担的基本公共服务的保障责任。除了这部分需要保障外,剩下的部分应该尽量放开市场,通过市场方式进行调节。”

“网约车的成本,算上买车成本,成本并不低。巡游车和网约车各有各的市场,谁也抢不了谁。” 顺德客运协会原会长、出租车行业专家胡键透露。在交通部出台网约车管理办法之前,靳文舟参加过几次交通部的会议。他认为,出租车和网约车走到今天这个形势,目前这个过渡阶段还不是一个稳定的阶段。在他研究看来,交通堵,完全怨网约车和出租车多依据是不充分的,真正堵的原因还是开私家车的人。“如果养车了,你就会经常用,所以交通拥堵的根本问题还是养车养得多了”。

各方声音

●的士公司 “份子钱”是必要成本

在出租车可能涨价的消息公布之后,市民反对声如潮。不少人认为,司机收入低,为何不降低企业收取司机的“份子钱”呢?讨论会上,不少专家也直指司机交“份子钱”很多余。不过,广州市白云出租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市场经营部经理张亦宁介绍,“份子钱”其实是承包经营费,主要包括车辆的折旧费用、车辆保险费、车辆维修费和其他成本等,这些都是企业维持运作的必要成本。

根据广州市物价局2011年报告,出租车公司每辆车每月收取份子钱7850元。出租车公司扣除每月车辆折旧费1743.97元、车辆保险费690.65元、公路养路费55.55元、车辆保养维护费200元、牌照成本500元以及其他直接成本487.12元等若干项月成本以外,出租车公司的月利润约为1035.53元。

同样根据这份报告,出租车司机的每月支出成本中,份子钱超过五成,其他成本分别是燃料费、社保费、营业税等。当时,每辆车每月载客运营收入约为2.53万元,减去上述成本,每辆车每月纯利润约为1.2万元,正常两个人分就是每人6000元。而实际上,现在司机每个月的收入只有四五千元。

而实施上,在参加座谈时,多个出租车公司都表示运营长期出现亏本状态。记者了解到,白云出租集团和广交集团都表示已经给司机每月600-1000元不等的补贴。

●的士司机

取消的收费还是太少

“这么多年过去了,都差不了多少,就是少了年费什么的。”广发集团的王司机在广州开出租车十多年了,他现在每个月要上交的钱为10200元,这其中包括两个司机2000多元的社保费。

“平均一辆车一个司机每天交给公司的钱就是170多块,加气费120块,成本就300了吧,每天收入400多,一个月算下来真的只够吃住。”他把自己比喻为长工,“只能勉强生活,一分钱存不了。”

“不要提高什么费用,每个月司机的社保由公司承担就好了。 ”说到对出租车涨价的看法,他希望,“这一千多块起码也算是我们能存下来的”。

●的士乘客

反对一味涨价,希望提高服务质量

“如果夜间费用增加我可以接受,毕竟晚上打车的时间不多,而且晚上一般都是有急事。”说到的士涨价,家住海珠区的郭女士表示,候时费如果上涨,那么跳表就非常快,作为上班族接受不了。

长期打的士出行的陈小姐极力反对的士涨价。“出租车涨价就是简单粗暴把负担转嫁给乘客。” 她分析,如果让市场说话,那的士就应该彻底使用大数据管理。否则,一旦涨价,大家都死心塌地帮衬专车算了。“反正都是高价,差不了几个钱。”

采访中,不少市民表示最担心的问题是:价格上去了,出租车的服务却上不去。“现在专车也不好打,而且动不动就要加倍。”家住天河的白领余先生表示,出租车是一个城市公共出行的基本保障,希望政府能够提高服务质量。

微信关注“广东电视”
  • 顶 0

用户评论

已有0人评论,0人参与
    热点新闻排行
    • 今日
    • 本周
    • 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