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方纠缠 叙局势裹足不前

各方纠缠 叙局势裹足不前

中国国防报 2018-12-05 16:13
0

▲S-300防空导弹系统

11月28日至29日,叙利亚问题阿斯塔纳磋商机制召开第11轮会谈,俄土伊三国、叙政府和各反对派代表以及作为观察员的联合国和约旦代表团参加了会谈。各方就打击恐怖主义、维护停火机制、禁止化武、交换战俘、安置难民等关键议题进行磋商,重申了叙主权、独立、统一和领土完整的重要性,强调以组建宪法委员会为核心的政治重建进程。但和谐的背后是各方持续的暗中拉锯。数月以来,叙局势再次陷入僵局,紧张态势不降反升,各方和解裹足不前,结束长期内战、开启战后重建还要跨过诸多门槛。

磋商机制效力下降

阿斯塔纳磋商机制是在联合国维也纳及日内瓦和谈推进解决叙利亚问题乏力的背景下,由俄土伊三国于2017年发起,并在一段时期内对推动叙各方由战转和发挥了重要作用。磋商机制促成“冲突降级区”的建立和索契“全国对话大会”的召开,吸纳了叙大部分政治派别,也标志着叙战事的主导权由俄土伊三国掌控。

会谈一大议题是讨论非军事区的前景。俄土双方于9月达成协议,决定在伊德利卜省的政府军与反对派之间建立纵深15至20公里的非军事区,规定所有极端武装和重型武器必须撤离该区域,非军事区于10月15日正式运行。由于各反对派立场难以协调,加上土耳其视该区域为重要势力范围,不愿看到其“代理人”在日后叙利亚权力重组中被吞并,导致非军事区迟迟难产,停火机制运行不畅,极端分子依然活跃。据报道,俄总统叙利亚问题特使会后表示,约1.5万名极端组织“征服阵线”的武装分子仍盘踞在该区域。叙政府代表团方面称,如果土耳其不能迫使武装分子撤离出特定区域,叙政府军和俄罗斯盟友“将重返打击恐怖主义的战斗中”,这种表态凸显出磋商机制内部的隔阂和协调工作的问题。

另外,在组建宪法委员会这一关键议题上,各方除“唱高调”外,未取得任何实质性进展。宪法委员会的组建工作已持续一年,按照设想,宪法委员会应由150人组成,叙反对派代表、叙政府代表和民间社会各占1/3。据俄罗斯媒体引述消息人士的话称,联合国叙利亚问题特使德米斯图拉提交的人员名单遭到叙政府和伊朗的反对,只有8名候选人得到同意。这表明叙国内政治形势依然复杂严峻,在涉及叙政府同反对派地位界定、中央政府权力分配、地方自治机构未来安排等议题上分歧明显,未来前景充满变数。

美国不甘就此退出

此次会谈传递出一致“排美”的基调。各参会方都对美军在叙利亚的存在持否定态度,多方代表明确表示美军必须离开叙利亚。俄罗斯称,“很难理解为什么美军还要在叙利亚东部地区保持存在”“很难令人相信美国宣称的打击极端武装的说法”。叙利亚反对派代表也明确表示反对美国“支持叙境内的分裂势力、分割这片土地的计划”。

从2014年开始,美国主导的国际联军在未经叙政府许可的前提下,以打击“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的名义在叙境内展开军事行动,定期对代尔祖尔省哈金镇及附近村落进行空袭,扶植叙北部库尔德武装“叙利亚民主军”开展地面行动,将其视作对抗叙利亚政府和极端组织的生力军。在此期间,叙政府多次指责国际联军在空袭时使用白磷弹,造成无辜平民伤亡,并呼吁联合国采取措施惩罚肇事者,美国拒不公开空袭所使用的弹药,严重影响其在该地区的声誉。至于撤军与否,美国国务卿叙利亚问题特别代表近日向国会提交报告称,“目前不是美军撤离叙利亚的适宜时间”,如果美军撤离,伊朗就会填补真空,给以色列、约旦等盟友制造威胁。

目前大约有2000名美军士兵驻扎在叙利亚,美军的存在以及扶植库尔德武装的政策不可避免地同土耳其的战略利益产生“直接碰撞”。土耳其高度警惕库尔德武装沿叙土边境的势力扩张,并视其为庇护库尔德工人党的场所,严重危及土自身安全。为此,土耳其曾两度越境叙利亚发起军事行动。为避免发生摩擦,土美两国于今年6月达成“合作路线图”,规定叙库尔德武装“人民保护部队”必须在今年年底前从叙北部的曼比季完全撤出,之后两国开展联合巡逻。但事实上,土耳其多次批评美国未能忠实履行协定,称其仍纵容库尔德武装故意拖延,并暗中对库尔德武装进行资助。

以军空袭波澜再起

除美、俄、土、伊外,以色列是叙内战进程中另一个举足轻重的域外干涉势力。在阿斯塔纳会谈结束当晚,以色列空军多次出动大量战机,对叙首都大马士革、南部库奈特拉省和黎巴嫩边境地区发动大规模军事打击。据报道,以军空袭的目的是摧毁伊朗在叙军事设施以及黎巴嫩真主党通信和物流中心。叙国家电视台随后报道说,叙防空系统在大马士革南郊基斯韦区上空拦截并击落多个“来袭目标”。俄罗斯媒体则援引叙官方人士消息称,叙政府使用俄罗斯刚刚交付的S-300防空导弹系统,击落的目标包括以色列1架F-16战机和其发射的4枚导弹。以色列军方随后表示,击落以军飞机的报道是“伪造的”。

以色列与叙利亚因历史原因及领土纠纷长期处于敌对状态。叙内战爆发初期,以色列对叙内战基本持中立态度。随后,叙利亚政府军夺回战争主导权,伊朗及其他什叶派势力在叙境内日趋活跃,这触及了以色列的“安全红线”,即绝不允许伊朗在叙境内拥有“前沿阵地”和军事基地,绝不允许黎巴嫩真主党获得大规模杀伤性武器。2017年以来,以色列多次以打击伊朗军事设施为由对叙利亚境内目标实施空袭,在加大军事打击频度和力度的同时,还反复督促特朗普政府对伊朗采取强硬政策,缔结以色列、美国、沙特三国反伊联盟,要求将伊朗退出叙利亚作为达成叙和平协议的先决条件,以此影响叙政治进程的走向。

以色列同俄罗斯在叙问题上的关系更为微妙。今年9月,以色列造成俄军机被叙防空系统“误击”事件,一度给两国关系蒙上阴影,但事后以方积极同俄接触,该事件未颠覆双方“模糊合作”的态势。两国在叙战略诉求不存在根本矛盾,以色列认为俄罗斯介入叙内战可防止伊朗一家独大,俄罗斯认为以色列可规制美国的战略趋向。各方激烈的地缘争夺和复杂的利益置换,加大了叙问题的解决难度,致使战火绵延难息。(王宇)

微信关注“广东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