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东方-2018”战略大演习

亲历“东方-2018”战略大演习

中国青年报 2018-10-11 10:18
0

9月11日至15日,俄罗斯在远东地区举行了代号“东方-2018”的战略大演习。此次演习举世关注,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称它是自1981年以来,俄军组织的最大规模战略性演习。“东方-2018”参演兵力达30多万人,装备车辆3.6万台,各种飞机1000多架,舰船近80艘。

应俄方邀请,中方参演兵力约3200人,各型装备车辆1000余台、固定翼飞机和直升机30架,与俄军肩并肩、协调一致,圆满完成了演习的各项任务。这次演习,也是我军历史上派兵出境参演规模最大的一次,演练内容由以往的联合反恐拓展为组织联合防御和反攻等传统安全课题。与历次“和平使命”演习相比,此次战略演习层级更高、规模更大、要素更全、联合性更高,标志着中俄双方政治战略互信和军事合作水平达到历史新高。

笔者有幸参加了此次重大军事活动,回想在楚戈尔靶场与俄军并肩战斗、朝夕相处的日日夜夜,有很多事情让人记忆深刻。

这里的一切都野战味儿十足

楚戈尔靶场是“东方-2018”战略演习的主场地。我们导演部全体成员抵达时,中方先遣部队已经在这里安营扎寨,构筑起了导演部、战区和集团军的指挥机构以及参演官兵的帐篷宿营区。中俄双方的指挥机构和帐篷营区彼此相邻,远远望去,一片片帐篷营区被黄绿色的伪装网遮掩得密密实实,与草原的地形地貌和颜色融为一体。帐篷区里高高耸立的天线杆和通信锅盖,被伪装成一颗颗大大小小的树木。这里的一切都野战味儿十足。

楚戈尔靶场建于1947年,是一片占地800多平方公里的丘陵大草原。它是俄军在远东地区最大的跨军种训练场,这里人迹罕至,没有公路、电源、水源,也没有永久性人工建筑,只有一条不足5米宽的砂石路通向远方的村镇。参演部队进驻这里后,用水、用电、用油等,都需要在野战条件下自主保障,比如参演人员的日常用水,每天要用拉水车组成车队,往返近40公里从靶场外运来。

9月6日那天,笔者有幸参观了俄军的导演部。从外围看,俄军导演部呈50米×50米正方形城堡构筑。最外围有铁丝网防护,紧贴铁丝网的是一圈高3米、厚1米、周长约200米的砂箱围墙。砂箱长、宽、高各1米左右,外层用毡布做成,里面装填砂石,而后堆砌成墙。沙箱外层用网状粗铁丝加固。沙箱围墙的四角、中间设置有摄像头、观察口和射击口。这种高大厚实的围墙,可以有效抗击敌特种破坏小分队对指挥机构的进攻和破坏。俄方导演部的顶部用野战伪装网沿围墙四周予以掩护,颜色形状与周围地形地貌匹配。

围墙里面的俄军导演部就像一个大院,通风、遮阴、舒适。沿着入口通道往前走10米,便是导演部的核心部位——指挥工作舱。这个工作舱用4~5辆俄制重型“卡马斯”卡车方舱拼接而成,这种方舱类似我们常见的“房车”,拼装后形成一个完整的封闭式指挥所,分大厅、小厅和休息厅。车载移动式方舱指挥所距离地面有1米多高,不怕刮风下雨,能隔音保温,甚至还有较好的防爆抗冲击能力。

俄方还带我们参观了生活副舱——也是一个用“卡马斯”重型卡车做成的方舱。俄方的一位将军很自豪地介绍了生活副舱的情况:这里有软床、电视、电话、咖啡机、茶具、冰箱、微波炉、淋浴室、卫生间,甚至还有衣服烘干室。俄罗斯有全民崇尚欧式贵族生活的传统,日常生活讲究体面和尊严,干净、整洁、有序是一种普遍的社会风尚和追求。俄军在野战实战条件下,也不会忘记自己的传统习惯。

实施密集火力突击是俄军的制胜法宝

9月13日中午12点,楚戈尔靶场上的实兵实弹演习正式开始。短短40分钟内,中俄双方的数百架飞机、直升机以及近千辆坦克、装甲车辆和火炮,在数十平方公里的演练区内,从空中和地面共发射了数百吨各型弹药,对数千种各类靶标进行了精确打击和立体毁伤。

密集的火力倾泻而下,演练场上硝烟弥漫。呼啸而过的直升机、歼击机、轰炸机,急速开进的坦克、装甲车、步战车,以及发出阵阵怒吼的大炮、火箭炮,仿佛让空气燃烧,让大地为之震颤!

俄军重视火力,始终把对敌实施密集火力突击作为夺取战场主动权和获取最终胜利的法宝。制订详细的对敌火力毁伤计划,是俄军战役行动的关键。根据统一的企图和计划,按时间、地点、方向、任务和目标,周密协同地面、空中和海上兵力兵器,对敌实施协调一致的密集火力打击,则是俄军任何战役行动的重点和落脚点。此次演习,可以说将俄军这套作战理论表现得淋漓尽致。

9月13日,“东方-2018”战略演习实兵实弹演练阶段正式开始,俄方邀请57个国家和北约组织的91名武官和观察员到场观摩。看了这样令人震撼的火力突击场面,北约那些观察员也许会感觉到,世界上没有几个国家能经受住这样的火力打击,也没有几个国家的军队有能力组织实施这样大规模的密集火力毁伤。

俄军军事理论和实践坚持创新与守成

俄罗斯作为军事大国,有丰富的军事理论和实践经验。俄军事科学院前任院长加利耶夫大将曾风趣地说,“世界上只有3个国家算得上有军事理论体系,那就是俄罗斯、中国和德国。德国在二战中被打败了,现在只剩下俄罗斯和中国两个国家有军事理论。”

俄罗斯近年来一直在打仗。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在最近20多年里,经历了车臣战争、格鲁吉亚战争、乌克兰危机和叙利亚战争。今天,俄军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仍在持续。

人们对俄军在现代化条件下进行局部战争的理论和实践充满了好奇。针对这一问题,俄军总参谋部战斗训练总局局长布瓦里采夫中将给我们介绍说,俄军的军事理论和实践坚持的原则是“守成”和“创新”相结合。他说,“东方-2018”演习期间,俄军普遍推广的在叙利亚战争中获得的新战法,如“坦克回旋”“火力交叉”和“叙利亚胸墙”等,就是理论和实践上的“创新”,但“守成”也很重要,比如苏沃洛夫、库图佐夫,甚至彼得大帝等著名军事统帅曾经提出的战争理论和原则,俄军至今还在坚守,苏军在一战、二战中的经验教训俄军仍在研究,近几十年来世界上发生的局部战争经验俄军也在总结。最后他说,当然,俄军还在不断跟踪学习国外军队的先进军事理论和实践经验。

“守成”也体现在军事历史文化的传承和发扬方面。演习期间,俄军亚历山大红旗歌舞团、伏龙芝中央军官之家歌舞团和东部军区歌舞团、军乐团,在楚戈尔靶场上演奏的“神圣战争”“斯拉夫进行曲”“胜利进行曲”“喀秋莎”等二战时期的经典曲目,这也是在军事文化领域的“守成”。这些优秀的音乐作品,不仅激励着老一辈苏军战士在战场上奋勇杀敌,也鼓舞着新一代俄军军人为保卫祖国在战场和演习场建功立业。

中俄两军是好伙伴,我们相互学习

参加“东方-2018”战略演习期间,笔者还参观了俄军的帐篷。俄军的野战帐篷从外围看,篷布用料更为厚实。也许是北方天气寒冷的缘故,俄军每个帐篷的门洞向外延伸了1米多,门洞内外挂三道门帘,最外层门帘遮光防雨、中间保暖、里层装饰。门洞内摆放有鞋架、鞋刷、剔靴子上泥巴用的小木棍,以及拍打衣服上尘土的布条掸子。俄军帐篷的白色内衬用混纺粗纤维制成,可以防火,与外层帆布整体隔离,不仅显得干净整洁,也方便拆卸和清洗。

俄军军营有流动售货车,每天都来,由俄军国防部统一管理,标有“军事商贸”图案和字体,主要销售饮料、糖果、烤鸡以及军事纪念品等。俄军在野战条件下吃得简单快捷,他们讲究热量,不在乎品种的多少。很多食品,如香肠、牛奶、奶酪、面包都是现成的,无需现地加工制作。停放在俄军帐篷区的一排野战炊事车,每天基本上只需做一些土豆烧牛肉之类的炖菜、肉汤和蔬菜汤,其加工过程相对简单得多。

参加俄罗斯“东方-2018”战略大演习,在坚决完成演习任务同时,我们也很想与俄军多交流,学习他们练兵打仗的宝贵经验。事实上,这种学习是相互的,俄军也在向我军学习。

笔者发现,俄军部队士兵配发的多功能马扎,就是完全按照我军原来配发的样式做的,有靠背,带写字桌面,非常方便好用。

事实上,我军近几十年来在建设发展和作战训练方面取得的非凡成就,引发了包括俄军在内的各国军队广泛关注。我军无论在参加各种国际性联演联训,还是各种双边和多边军事合作,如维和、反恐、护航和实施国际人道主义救援,均取得了良好的成绩,得到世界各国的普遍好评。

演习期间,俄军战役训练局局长萨尔瓦罗夫少将对我们说:“你们解放军太谦虚,总说向我们俄军学习,是我们的学生,实际上我们是好伙伴,学习是相互的。”(常拉堂 作者单位:海军研究院)

微信关注“广东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