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军队不解之缘丨有一种青春, 叫军营

我与军队不解之缘丨有一种青春, 叫军营

中国国防报 2018-08-08 10:07
0

青春如酒,芳香浓烈;青春如歌,悦耳动听。

18岁,人生最美好的年华,我积极响应祖国召唤,光荣参军。

在3个月的军训中,军人快节奏的生活、高强度的训练的确让我吃不消。急匆匆起床来不及洗漱,规定时间内吃不完饭;多次因为没打好背包,只好抱着被子急速行军;要么裤子穿反、来不及系裤带,只能提着裤子紧急集合。

3个月后,正式下连。我被分到舟桥某旅勤务保障营机械汽车修理连。知道我是大学生,平时喜欢看书,连长便专门告知我闲暇时可以去会议室看书学习。指导员非常和蔼可亲,一边翻阅我在新兵连的习作,一边询问我的家庭情况、兴趣爱好。我的军被总叠得软塌塌的,想驯服它不容易。班长每天牺牲自己中午休息时间,带着我叠被子。我自己也每天比别人早起半个小时练习,终于叠出来标准的“豆腐块儿”。

体能训练是弱项,我就拜战友为师,跟着这个练长跑,跟着那个练单双杠,从最初战友们拉着我跑5公里,到现在轻松跑出好成绩,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强壮起来,精神状态越来越好。有一次,我脚崴了,班长对我无微不至地关照,用自己的津贴给我买了营养品,战友们每天帮我打饭,陪我看病,我深深感受到部队大家庭的温暖。

从一名学生转变成一名军人,其中的辛酸苦辣、欢心喜悦只有自己最清楚。“训练不怕苦、打仗不怕死”的信念慢慢融进我的血液。

今年夏天,全旅进行野外训练。驻地经常有蛇出没,那次一条蛇从我的两脚间游过,我吓呆了,幸好班长在旁边,叫我不要动。有天早上我一睁眼,脸前几厘米处一只大蜈蚣正对着我,像是在示威。在野外,战友们的耳朵、脸颊、身上经常被各种虫子咬伤,但这丝毫不能改变大家战胜困难的决心和意志,把训练场当成战场,用高昂的热情迎接考验。

驻训期间,有天夜里我突发急性阑尾炎和腹膜炎,部队领导带我去当地医院检查,医院建议立即手术,但当地条件有限,部队领导决定立即派车将我转到武汉总医院。战友们不顾训练的疲惫,连夜开车几个小时送我回武汉。等我从手术室出来,天已经快亮了,战友们一直给我看着吊瓶,一整夜没合眼。连长告诉我:“部队不会抛弃任何一个战友,再苦再累再远,也会为彼此付出。”我内心感动又温暖。这就是战友情!

这一年在部队的摔打磨炼,给了我终身受益的财富。入伍前,母亲曾说:“孩子就是一只雏鹰,该飞的时候,就让他振翅飞翔,就算翅膀稚嫩摔在谷底,也要拼命奋力高翔。”现在,我真切地感到,是军营给了我振翅高飞的力量!

今天,当看到镜子中的自己透出军人气质,我更加坚定自己当初的选择。没有哪一处美景,比龙腾虎跃的军营更蓬勃青春;没有哪一种人生,比走进军营更精彩非凡。(路景顺)

微信关注“广东电视”
    热点新闻排行
    • 今日
    • 本周
    • 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