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老兵!汶川十年,我终于找到了你

致敬老兵!汶川十年,我终于找到了你

军报记者 2018-05-19 17:00
0

五月十二日军报第六版刊登了《我依然不知道你的名字,但我终于成了你》,汶川特大地震亲历者强天林自述寻找一位解放军救命恩人并追随他成长为一名军人的故事;一天后,他与这名“解放军叔叔”取得了联系——

十年后,我终于找到了你

■本报记者 柴 华

李世忠参加汶川抗震救灾留影

“天啊!我真的找到了救我的人!”5月14日早上,记者收到了强天林发来的微信,言语间十分激动。

能不激动吗?他是10年里强天林日思夜想希望找到的解放军救命恩人。5月8日和12日,本报接连刊登了两篇文章《“救我的那个叔叔,你在哪里?”》《我依然不知道你的名字,但我终于成了你》,讲述了强天林用10年时间追随一位解放军叔叔成长、兑现两人约定的故事。10年前的汶川特大地震中,当时还是初中生的强天林在震后返家途中遭遇余震,道路两侧山体出现滑坡。千钧一发之际,一位解放军叔叔用身体挡住滚落的碎石,带强天林脱离险境,之后还帮他和家人团圆,并鼓励他“好好读书,走出大山”。在和这位解放军叔叔“总有一天,我会成为你”的约定激励下,2012年强天林考入国防科技大学,并于今年1月成为中国国际救援队的一名排长。

10年间,强天林一直有寻找这位解放军叔叔的想法,因为当时出于保密的原因,他并不知道那位叔叔的名字和部队番号。2012年他考上军校后,家人曾到原来的村镇去打听过,但没找到相关的线索。今年1月,强天林通过微博发布了一条寻人视频,希望能找到这位解放军叔叔,告诉叔叔自己用10年的时间终于成为和他一样的人,没有辜负叔叔当年冒着生命危险对他施救的恩情。5月8日和12日,本报接连刊登了两篇相关文章。没想到,13日,强天林就确认找到了这位解放军叔叔。

强天林与李世忠微信聊天截屏

“他叫李世忠,原来是‘猛虎师’高炮团三营营长。”强天林告诉记者,近段时间有不少曾参与过汶川地震救援的相关部队单位给他提供了一些当时参与救援人员的联系方式,他认真地一个一个去确认核实。13日,在看到李世忠通过微信发来的自己当时参加地震救援的照片后,10年里在强天林脑海中已渐成轮廓的那个面容立刻清晰起来,“其实10年过去了,我本来已记不清李叔叔的模样,但一看到他的照片,我马上知道他就是那个我要找的解放军叔叔。”一看到李世忠的微信号“佩剑猛虎”,强天林觉得更加亲切,确认无疑,因为当年救助他们的那支部队就是“猛虎师”。

李世忠对这个他曾救过的孩子依稀也有些印象,但对于强天林溢于言表的感谢,他的回复只有一句话:“当国难当头我们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名军人是义不容辞的。”不过,当他得知强天林已成为一名军人,还是中国国际救援队的一名排长时,他的表达就生动了许多:“祝贺你加入我们共和国军官的队伍,很棒很棒!”

对于强天林寻找他的行为,李世忠觉得“他是一个感恩的孩子,同时也是一个有担当的当代军人”,不过他依旧认为自己10年前的举动“是我们军人甚至是每一个人都会做的事”,但他还是很自豪能在无形中帮助一个孩子在成长道路上树立了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为社会做了贡献。

当年参加完汶川抗震救灾之后,年底李世忠就转业回到地方,成为一名基层刑警,日常工作很繁忙。其实5月初强天林就给他发去过询问的短信,但一直在外地出差的李世忠直到一个多星期后,才找到自己当时参加汶川抗震救灾的留影发给强天林,让强天林确认了他的“身份”。这一段时间,李世忠依旧在外出差,强天林也正在参加单位考核,几天里两人的联系时断时续,还没找到更进一步交谈的机会。

不过,两人已经互相留下了地址,“我们一定会见面的!”这一次,强天林和李世忠又许下了一个约定。

采访手记

感恩·感谢

相较于强天林近乎执着的“寻找”,李世忠的回应显得有些淡定。

10年里,李世忠没想过自己当年的一次“义不容辞”,会改变一个孩子的成长轨迹,他甚至对这个自己曾舍身救过的孩子没有清晰的记忆,因为“那时每天都会遇到这样的情况”,一切都是军人的忠诚与责任使然:危难之际,军人自当无所畏惧,冲锋在前。他自认只是当年奋战在抗震救灾一线的普通一兵,普通到即使脱下军装离开“猛虎师”近10年,依然将自己的微信名叫做“佩剑猛虎”,依然在聊天中言必称“我们军人”。

然而,很难统计,10年来,有多少青少年像强天林一样,因为废墟中那抹带来希望的迷彩绿,因为那双温暖而有力的大手,在心中笃定了一个信念,找到了自己奋进和成长的方向。对他们而言,“长大后我就成了你”,就是对那段经历最深的铭记,就是对那抹迷彩绿最好的感恩。

感谢李世忠和强天林,感谢所有参与救助以及将他们的大爱和使命传播下去的人们,让我们看到了责任和信念的力量,看到了人性的温暖与美好。(柴 华)

相关阅读

震区少年从军记

长大后,我终于成了你

记忆会随着时光的流逝变得模糊,但我依然能感到:汶川地震时,那双托举起我生命的大手传来的温暖。虽然时至今日,我都不知道他的名字。

2008年5月12日下午2点28分,忽然间天崩地裂。短短几分钟内,教室成了一堆瓦砾。站在这片废墟上,回家是我当时唯一的想法。

余震不时地袭来,道路两侧落石滚滚,我一个人奔走在路上。第一次,回家的路这么遥远!就在此时,一片迷彩出现在我的视野。

“你去哪儿?”“我回家!”“回不去了,路全毁了……”和我对话的是一个身着迷彩的叔叔。话音未落,一阵余震袭来,我身后的山体突然滑坡。

“躲开!”他一个箭步上来将我推开,回头的瞬间,一块飞石狠狠砸在了他的后背。“营长!”其他人要冲过来。“别过来!”他艰难地从乱石堆中爬了出来,满身尘土。

“跟我们走,我会让你和家人团聚。”一路上,他的手一直紧握着我,手背还在渗血。

第二天下午,我和家人会面。“小家伙,答应你的事我一定会做到!”他的语气坚决而有力。

地震后,我时常一个人发呆,憧憬着未来。有一次,这位迷彩叔叔看到我独自坐在地上,便问我长大以后的梦想。

看我支支吾吾,他笑着说,“我在你这个年纪,就想着要当兵。”桑树下,我听着他讲述着当兵的故事,是那么动人。那时,我渴望能和他一样,穿上一身军装!

我始终忘不了,这群迷彩身影用3天搭起300顶帐篷,30天建好300间板房。

当我搬进了新家,迷彩叔叔却告诉我,他就要离开了!临行前一天,他将一摞笔记本塞到我怀里,“你要好好读书,走出大山!”

直到现在,我都很后悔,送迷彩叔叔走的那天都没有问他的名字。“小家伙,我就要走了!”他隔着车窗向我挥手,我用尽了力气对他吼着,“叔叔,终有一天,我会成为你!”

8月,我重返这间他亲手搭建的板房教室。我告诉自己,从这里开始,我要慢慢成为这位迷彩叔叔。

初中时我学习成绩并不好,爸妈常说,毕业就去当兵,但我心中一直想着考军校。地震后,我的“洪荒之力”被激发,学习成绩从排名倒数一跃成为前几名,顺利进入了重点中学。

高中三年,我将所有精力用在了读书上,满脑子都想着考军校,学习成绩不断进步,就在所有人认为我不可能的时候,我成功拿到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2012年8月,我终于穿上了这一身军装,那一刻,我多希望迷彩叔叔能看到。

走进军校,我从一名懵懂无知的少年慢慢成长,逐渐融入并爱上军营,逐渐明白了军人的使命担当,逐渐懂得了军人拼命守护的无上荣光。

随后,我来到工程兵学院进行培训。这一年,不管遇到多少艰难险阻,我始终没有放弃。骨折时,我依然坚持在训练场;膝盖积液时,我还进行五公里越野;失望无助时,我抱着迷彩叔叔送我的笔记本,想起与他的约定——我一定会成为你。

汶川地震已经过去10年了,而我已经迈出校门走进部队,我满心都是期待和欢喜,我终于成为了你!

本文刊于2018年5月19日《解放军报》

“读者之友”版

微信关注“广东电视”
    热点新闻排行
    • 今日
    • 本周
    • 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