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爆专家与“死神共舞” 现实比电影情节更惊险

排爆专家与“死神共舞” 现实比电影情节更惊险

中新网 2017-11-14 09:44
0

排爆专家与“死神共舞”现实比电影情节更惊险

资料图为梁新宇在海外执行联合国维和任务。警方供图

中新网重庆11月13日电 题:排爆专家梁新宇与“死神共舞”近20年

中新网记者刘相琳

他从警近20年以来,先后参与处置了百余起涉爆现场。他20余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多次将制作精妙、威力巨大的炸弹成功拆除。他在炮火连天的海地维和行动中被授予联合国和平勋章。他的故事比《拆弹专家》主角更为传奇。他就是重庆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总队的排爆专家梁新宇。

对最危险职业有最坚定自信

白皙的脸庞,纤细的双手,清瘦的身材,戴着一副近视眼镜,举手投足透露出儒雅和沉稳,这位看似学者模样的人,却是重庆警队赫赫有名的排爆专家。

1998年9月,毕业于大连轻工业学院机械电子本科专业的梁新宇考入了重庆市公安局治安总队。这位23岁的小伙跨入警营不久,就被遴选进入安检排爆支队,将与死神直接打交道。

排爆装备大都是国外进口的高精尖设备,使用说明全是英文,看不懂怎么办?为了能及早熟练掌握这些先进的仪器和设备,梁新宇起早贪黑钻研操作;他对照说明书,对每一个部件仔细研究,对每一项功能反复操练,直到熟练掌握。他认真研读国内外各类爆炸案件及排爆专业书籍,不断钻研和摸索,掌握了频率干扰仪、地下金属探雷器、车底检查镜、X光检查仪等安检排爆器材的维修本领,还改进了爆炸物销毁器、炸药探测器、炸弹报警器等器材。经苦苦钻研,他成为重庆市公安局第一个安检排爆器材使用、维护、检修的“全能专家”。

“100个犯罪分子自制的炸弹可能有100种不同的构造,排爆手哪怕只有一次的判断失误,失去的可能就是肢体、甚至是生命。”梁新宇说,现在的爆炸装置大多都是自制的,炸药、结构往往无规律可言。排爆工作需要胆识,也需要谨慎,更需要严格的操作程序,稍有不慎便会粉身碎骨。

资料图为梁新宇正在穿着排爆服。警方供图

资料图为梁新宇正在穿着排爆服。警方供图

现实中的拆弹专家经常面对“诡计线路”

电影中常出现这样的情节:爆炸装置上有不同颜色的电线,要拆除炸弹就必须正确剪断其中一根,猜对生、猜错死。面对这个问题,梁新宇说,现实中的拆弹工作比电影情节更惊险复杂,面对炸弹不可能只动动剪刀就能拯救世界,有时你剪掉任何一根看得见的线都会爆炸。

在一起刑事案件现场,歹徒留下爆炸装置后仓皇逃走。梁新宇赶到现场时,面对的是一个重约750克的遥控爆炸装置。爆炸物由黄色包装胶带缠绕,一根20厘米长电线裸露在外,还附有其他精密电子设备。梁新宇综合发案时间、爆炸装置的移动、起爆方式等情况,决定冒险手工拆除爆炸装置。

排爆现场设在一处空旷工地。梁新宇趴在炸弹前,同事们则退到安全距离外隐蔽。为了防止歹徒引爆炸弹,梁新宇首先用频率干扰仪,屏蔽掉外界传来的所有无线电信号。然后,他轻轻地用X光机透视整个爆炸装置,发现里面有电路板、电池、雷管、炸药等形状的物品。他穿上厚重的排爆服,定神安心,拿起拆卸工具,开始拧拨、剪切、拆卸。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他身上、额头上的汗水簌簌地滚落。他不能眨眼,不能擦汗,必须保证双手稳如磐石,不能颤动麻木的躯体。梁新宇镇定自若地进行一系列操作,最终成功取出炸弹的关键部件,为破案锁定了方向。3天后,办案人员根据线索将歹徒全部抓获。

资料图为梁新宇正在拆除爆炸物。警方供图

资料图为梁新宇正在拆除爆炸物。警方供图

海外维和获联合国和平勋章

2004年5月至2005年4月,梁新宇经过层层筛选,入选中国首批赴海地维和警察防暴队,执行联合国维和任务。

远征异国的维和工作充满艰辛、紧张、危险和血腥。2005年3月,海地首都太子港的贫民区一辆警车被反政府武装安放的爆炸装置炸毁,5名警察被炸身亡。因当地警方排爆专业力量不足,梁新宇受命随队赶赴爆炸现场处置。

现场景象让维和队员们触目惊心。车内遗体因焚烧扭曲成焦炭状,车外遗体布满弹孔,遍地鲜血,正在燃烧的车辆冒着黑烟,血腥味儿、硝烟味儿、汽车胶皮和人体烧焦的气味儿,强烈地刺激着大家的视觉和嗅觉神经。

因贫民区属于反政府武装控制地区,人员众多,街道狭窄,武装叛乱分子及其狙击手混迹在贫民中,难以辨识,现场情势十分复杂。为防止武装叛乱分子引诱处置人员聚集后发动连环袭击,梁新宇作为战斗小队排爆手临危受命,开展现场搜爆工作,清除现场周边爆炸可疑物。最终他克服重重困难排除险情,圆满完成任务。

在多次解救和清剿战斗中,梁新宇担任战斗小队的机枪手、排爆手,参加了联合国维和部队在海地的多次武装行动,并完成了各项维和任务。他先后被授予联合国和平勋章、中国维和警察勋章等。

微信关注“广东电视”
    热点新闻排行
    • 今日
    • 本周
    • 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