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先跳我就跳!” 情侣赌气相约跳楼,女生跳了下去,男友爬回屋

“你先跳我就跳!” 情侣赌气相约跳楼,女生跳了下去,男友爬回屋

金羊网 2018-05-22 11:20
0

网红情侣吵架

一人跳楼死亡一人被控故意杀人

情侣之间有吵闹本也正常,可杭州一对小情侣因为感情纠纷发生口角后,赌气相约跳楼。

争执中,女友真的从26楼跳了下去,而男友则爬回了屋内。

昨天上午10点半,男子小余(化名)因涉嫌故意杀人罪,站上了滨江法院的被告席。

和前女友分手后遭遇网络攻击

小余高高瘦瘦,长相清秀。他的女友梅梅(化名)是一个平面模特,在杭州的模特圈子里小有名气。

小余说,自己是通过前女友认识梅梅的。

2015年,他和前女友还在一起做微商,一次偶然的机会,前女友和梅梅在买面膜时相识,两人成了好友。之后一段时间,三人经常一起吃饭、逛街,关系蛮亲密。

在梅梅的建议下,2016年10月,小余和前女友一起开始在直播平台上做起了网店,主营女装销售,店铺开了半年,生意很好,光是粉丝就有几十万。

小余经常和前女友一起出镜“撒狗粮”(网络语,秀恩爱的意思),两人颜值都很高,很多粉丝都对他们的感情生活羡慕不已,观看直播,除了购买衣服,还有一部分因素就是看两人秀恩爱。

然而,到了2017年3月,小余和前女友因为感情不和,分手了。

小余把网店转让给了前女友,也没有再和前女友一起做过直播。

直播平台的粉丝很快察觉到了异样,一时间流言四起,不少粉丝怀疑是小余移情别恋,导致了两人分手,并在网上对小余进行人身攻击。

“其实这件事本来和梅梅没关系,我是6月份才去找她做模特的。”小余说,和前女友拆伙后,他重新开了一家店铺,短期内要吸引人气,需要一个有一定影响力的模特,这时候,他就想到了梅梅。

两人合作了一段时间,确定了恋爱关系。

从去年10月开始,梅梅开始在家为小余的女装店铺做直播。

两人分工合作,梅梅出镜,小余在幕后打理杂活,某天的直播中,小余拿衣服时正好经过梅梅背后,被眼尖的粉丝给看到了,还截了图。

“这不是×××的前男友吗?”

“他怎么和梅梅在一起?”

“听说他之前移情别恋,原来是真的!”

流言传得飞快,有粉丝跑到梅梅的直播间辱骂攻击两人。

梅梅从未受过这样的委屈,甚至忍无可忍和网友们对骂起来,最后因为情绪崩溃,不得不暂时关停了直播间。

借酒浇愁后两人大吵

那段时间,梅梅情绪低落,状态很不好,每天都躺在家里无所事事。

11月1日晚上10点多,小余见她心情郁闷,便提出带她去吃夜宵散心。

两人又叫上另一个男性朋友,到萧山闻堰街道一家饭店吃饭喝酒。

这顿饭从当晚11点一直吃到次日凌晨4点左右,其间,梅梅喝了四五瓶啤酒,等到饭局结束时,她已经眼神迷离、站立不稳了。

三人随后乘车回家,小余和梅梅坐在后座,男性朋友坐在副驾驶座。

小余交代,车开到一半,梅梅忽然说要喝水,他身边没有水,就说等到有店的地方再买,没想到,梅梅忽然往前一扑,搂住了男性朋友,并撒娇让他去帮她买水。

小余拉了她几下,梅梅依然不管不顾,这让小余心里很不痛快。

两人回家已经是凌晨4点半左右。从小区监控中可以看到,梅梅醉得厉害,整个人摇摇晃晃,步伐踉跄,甚至一度蹲在地上无法站起来。

小余连抱带拉,好不容易才把她扶回家。

到家之后,梅梅很快躺在床上昏睡过去,到了5点多,她迷迷糊糊醒来,又嚷着要水喝。

听到梅梅要水,小余又想到了车上发生的事,心里仍堵着一口气,便装作没听到。

梅梅见他没反应,也来了气,借着酒劲大吵大叫起来。

“要喝水不会自己倒啊,什么事都不会干,就会惹麻烦!”小余忽然大发雷霆,把房间里梅梅的化妆品和床头的台灯都砸了。

梅梅不甘示弱,也开始动手砸屋里的东西。

站在栏杆外继续吵架女友赌气松手

气头上,小余抓起一把水果刀,对着自己的肚子就划了一刀,接着又跑到主卧阳台上,爬到护栏外面,反手抓着栏杆佯装要跳楼:“你别烦了,再烦我就跳下去,有本事一起死!”

梅梅追到阳台上,见状也跨出阳台护栏,以同样的姿势站在护栏外侧。

两人继续僵持争执。

“你不是要跳吗,你为什么不跳?”

“为什么不是你先跳?”

“你先跳下去,我就跟着跳。”

“你这么厉害,你怎么不先跳?”……

就这样一来二去过了1分多钟,醉醺醺的梅梅禁不住小余的语言刺激,真的双手一松,从26楼掉了下去。

小余转身又爬回了屋子里。

等他跑到楼下时,梅梅已经浑身是血,失去了意识,被送到医院不久,因抢救无效宣告死亡。

检方指控:被告人余某涉嫌(间接)故意杀人罪

“我不是真的想跳楼,我当时说的都是气话,我没想到……”昨天在法庭上,小余数次哽咽。他说,梅梅跳下去之后,他很害怕,所以才赶紧爬回去,并报了警。

公诉人说,余某带梅梅深夜喝酒,在其醉酒后,应当有照顾梅梅避免其处于危险的法定义务。两人发生争吵后,余某在自己并无真实跳楼想法的情况下,未对处于醉酒状态的梅梅进行劝阻、救助,仍言语刺激对方,导致她最终坠楼身亡,其行为已触犯《刑法》,应当以(间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对此,小余的辩护人认为,小余不存在杀害梅梅的主观故意,也没有料到梅梅真的会跳楼自杀,这属于疏忽大意没有预见或已经预见而轻信能够避免危害后果,其只对梅梅的死亡负有过失责任,应当认定为过失致人死亡罪。

滨江法院对此案仍在进一步审理中,将择日进行宣判。

微信关注“广东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