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航备降事件:同型号飞机风挡玻璃未发现问题

川航备降事件:同型号飞机风挡玻璃未发现问题

金羊网 2018-05-17 09:46
0

16日,四川航空举行媒体见面会,通报14日因机械故障备降成都的3U8633重庆—拉萨航班相关情况。当班机长刘传健介绍,事发时,风挡玻璃先是呈网状碎裂,随后整个脱落。目前川航已对所有同型号飞机的风挡玻璃进行排查,均未发现问题。

旅客:27名感觉不适者均已离院

四川航空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石祖义在媒体见面会上介绍,3U8633航班共运输旅客119人,无特殊旅客,无儿童和婴儿;装载行李65件,共717公斤;装运货物36件,共269公斤,无锂电池等危险品。航班备降后,旅客在工作人员引领下转至候机楼休息,并改签至成都—拉萨航班,于12时09分起飞正常到达拉萨。另有27名感觉不适的旅客前往成都市第一人民医院检查,就诊后未见明显异常,已于15日22时前全部结束观察离院,并对后续行程进行了妥善安排。

石祖义介绍,3U8633航班机组成员包括机长刘传健,A320机型 B类教员,总飞行时间13666小时;第二机长梁鹏,A320机型 B类教员,总飞行时间8789小时;副驾驶徐瑞辰,为 A320机型副驾驶,总飞行时间2801小时;3位机组成员均未发生过人为责任原因不安全事件。当班乘务组一共有5名乘务员,另有1名安全员。目前,1名乘务员腰部受伤,在骨科病房治疗;1名副驾驶 (男性 )皮肤擦伤,在急诊科留观。他表示,川航将继续全力做好善后工作,配合中国民航局,严谨高效查明事件原因、弄清情况、排查隐患。

机长:临危不乱有信心操控飞机

见面会上,机长刘传健回忆,事发当时飞机正处于巡航过程中,突然听到“砰”的一声爆裂,右座前风挡玻璃就呈网状碎裂了,机组立即向空管部门报告:“飞机出现故障,准备返航。”“报告后不到一秒钟,听到‘砰’的一声巨响,转头看到副驾驶半个身子飞出窗外,随之飞机开始下落、速度增加。”

刘传健说,风挡玻璃破裂脱落后,面临的最大问题是缺氧和寒冷,当时机舱外的温度约为-40℃,时速约为800公里,飞机必须尽快下降到最低高度。“但是下落得快,速度就会增加,冲击力就会更大。面对这种‘两难’,我们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选择适当的速度下降到安全高度。”他回忆,自己的身体当时几乎处于变形状态,耳朵一度听不到任何声音,过了一段时间听到的又全是噪音。在那之后,机组之间只能靠手势交流。尽管情况严峻,但刘传健依然有信心把控飞机。他说:“我对这条航线非常有信心,做备降决定也非常果断。我粗略地想了一下,我飞这条航线都有上百次了,而且飞机出现这种故障,我作为模拟机教员曾经设置过这样的科目,心中是有数的,所以对于飞机的位置和整个情况我是非常有把控的。”

第二机长梁鹏也表示,尽管模拟机没办法完全还原当时的状况,但机组一直按照训练的标准程序来做,这是最后取得良好结果的主要原因。对于机长而言,此次经历会让他们“恐飞”吗?梁鹏笑言,自己是专业的:“我真不怕。”

乘务员:以专业姿态安抚好旅客

事发突然,当时客舱内,乘务长毕楠和她的同事们都在尽力安抚旅客。她回忆,自己第一时间就执行了客舱释压的处置预案:拉下氧气面罩吸氧,固定好自己,做好自我保护措施,然后用广播通知旅客,让旅客用力拉下氧气面罩。“当时风声太大,我听不到旅客的呼喊,但是通过我们的安抚和指导,每一名旅客都系好了安全带、拉下了氧气面罩进行吸氧,所以没有一名旅客受伤。”

毕楠介绍,当时自己身处前舱执勤位,体感寒冷。不过后来了解到,旅客在客舱里反而不是特别冷。乘务组在飞机稳定后,对旅客们进行了安抚。“当时有旅客在哭,我们就告诉他们:‘相信我们,我们是经过专业训练的,我们可以安全地把您送到目的地。’这句话,我们每个乘务员都说过。我们心里有谱,我们相信机长,相信我们每一天的训练。”

排查:同型号风挡玻璃排除异常

针对客舱风挡玻璃碎裂掉落的原因,四川航空股份有限公司总工程师陈建中介绍,目前川航对同一型号风挡玻璃的排查已经结束,均未发现问题。

以后会不会将风挡玻璃纳入常规检查项目当中?陈建中介绍,飞机每次航前、航后肯定都要检查风挡玻璃,包括其加温功能是否完好、外表有否缺陷之类的。如果发现风挡玻璃有问题,一定要解决之后才能起飞。而风挡玻璃属于“视情维修项目”,没有发现问题会一直使用。

川航介绍,关于事故原因,民航总局已成立专门调查组,同时请飞机制造商、玻璃制造商、法国民航局组成联合调查组。目前,空客在中国总部的专家已经先期到达,空客总部的专家和法国民航局则正在路上。本次调查非常详细,15日,调查组仅取证就进行了1小时40分钟。在发布的初步信息中,涉事风挡玻璃属于该机原装件,没有任何故障记录,也未进行过任何的更换和维修工作。也就是说,事发时,其处于良好状态。(记者 唐珩)


微信关注“广东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