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逃逸者致死案

追逃逸者致死案"被告被认定见义勇为 法庭响掌声

深读 2018-02-13 09:43
0

“通过法庭上的举证质证,基本上还原了事实真像,一开始我就觉得我很冤枉,对这个结果很满意。”一审判决后朱振标对记者表示。

2017年1月9日,朱振彪路过一起交通肇事现场,在追赶肇事逃逸者张永焕时,张永焕进入火车道,被火车撞击身亡。2017年11月24日,朱振彪接到河北省滦南县人民法院的应诉通知,被张永焕家索赔60余万元。

该案2018年2月12日上午在河北省唐山市滦南县法院开庭审理。12日下午,法院一审判决驳回原告张永焕家属的所有诉求,认定朱振彪的追赶行为与死者撞火车不具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朱振彪的行为不具有违法性,而且属于见义勇为。

法官宣读判决书完毕后,旁听席上朱振彪的亲属们处响起一片掌声。“这件事牵扯我太多的精力,现在算是告一段落了。”朱振彪说。

庭审

“看到肇事者逃逸时,我觉得我不能熟视无睹。”朱振彪如此解释当时对肇事者穷追不舍的原因。

但死者张永焕家属认为“见义勇为不可能把人给逼死”,既然张永焕在被追时已经表达过“再追就寻死”的意思,朱振彪还穷追不舍是导致张永焕死的重要原因。于是,张永焕的家人把朱振彪告上了法庭。

2018年2月12日上午案件在河北省唐山市滦南县法院开庭审理。

法庭上,原告方提交了20件证据及证人证言,以期证明张永焕与张雨来发生交通事故后未逃逸、朱振彪追张永焕过程中有夸大事实制造谣言刺激张永焕、张永焕是被追过火车道时被撞身亡、朱振彪追人过程中存在违法行为等情况。

被告方对原告提出的观点一一回应,被告朱振彪的律师周存鹏在法庭上称,张永焕在发生交通事故后未报警,未抢救伤者,未保护现场,骑车离开已经构成交通肇事逃逸;朱振彪看到交通事故中伤者张雨来倒在血泊中,并不知道伤势情况,主观意愿是追逐张永焕过程中劝其自首,不构成制造谣言;视频上可以看到,张永焕明知火车将至走向火车道,此时,朱振彪距离张永焕约50米远,张永焕被撞身亡与朱振彪追逐无关。

法庭出示了相关证据表明,交通事故中,张永焕无驾照、所驾驶二轮车辆未经过年检,对交通事故负主要责任。

法庭调查到的另一件证据是张永焕家属与火车方面的协议,协议内容标明张永焕付事故全部责任、铁路方面无过错。

12日下午,法院经审理认为,张永焕与张雨来发生交通肇事,张永焕肇事逃逸属于违法行为,朱振彪在追赶过程中多次报警,并劝说其投案。在张永焕持刀的情况下,朱振彪虽先后拿起木凳、木棍,应属防范自卫举动,并始终与张永焕保持一定距离,未危及张永焕的人身安全。朱振彪的追赶行为是对张永焕逃逸违法行为的制止,属于见义勇为,应予支持和鼓励。其追赶行为与张永焕的死亡不具有必然的法律上的因果关系,无主观之过错。

法院当庭宣判,原告要求被告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理据不足,不予支持。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唐山追逃逸者致死被索赔案宣判 法庭上响起掌声

朱振彪的父母宣判后满脸笑容走出法庭

庭审焦点1

朱振彪追赶途中驾车别了张永焕?

2017年1月9日上午11时许,张永焕驾驶冀BFY545号两轮摩托车由南向北行驶至古柳线青坨鹏盛水产门口处,与同向行驶的张雨来驾驶的两轮摩托车相撞,发生交通事故,张雨来受伤倒地昏迷,张永焕倒地后起身驾驶摩托车逃离现场。

对于该部分情况,原告方代理人表示,张永焕并非逃离现场,而是看到有车(朱振彪驾驶)在追,不知车上是何人的情况下躲避不明情况的行为。原告方代理人庭上表示,后车有别张永焕车的行为,但所举证的监控视频当庭播放,并未出现别车画面。

被告方律师指出,对该处力图证明点存疑。

庭审焦点2

朱振彪曾手持木棍追赶张永焕?

朱振彪驾车途经肇事事发地时发现张永焕离开现场后随即驾车追赶,追赶中朱振彪多次电话向柳赞边防派出所、曹妃甸公安局110指挥中心等部门报警。张永焕驾驶摩托车行驶至滦南县胡各庄镇西梁各庄村内时,弃车进入该村村民郑某家中,拿走菜刀一把,徒步继续逃离。

原告方律师表示,监控视频及朱振彪手机所录视频中均能证明张永焕持刀并有伤人现象,属于自卫用。其向法庭提交的一村民证人证言中提到,村民证明张永焕跑入村民家中拿刀后跑出,之后看到一年轻人(朱振彪)捡起木棍追赶。

被告方律师对此表示,视频中朱振彪确有持木棍的情况,但同样能听到朱振彪持木棍是想要张永焕停止逃跑的劝阻声,朱振彪持木棍是在张永焕持刀后,为了保护自己安全。

庭审焦点3

朱振彪追赶过程中散播谣言?

张永焕徒步跑上滦海公路,之后有向过往车辆冲撞的行为,在被一面包车撞倒后,张永焕起身在公路上行走一段,转向迁曹铁路方向的开阔地跑去,至铁路边翻越护栏,沿铁路路肩前行,朱振彪亦翻过护栏继续跟随。11时56分张永焕自行走上两铁轨中间,被由南向北驶来的火车撞击死亡。

原告方认为,朱振彪在追赶张永焕过程中有过“散布谣言、夸大事实、谩骂”的行为,这些行为刺激了张永焕。张永焕翻跃铁路围栏后,朱仍在其后方追赶是导致张永焕横跨火车轨道躲避追赶的主要原因。朱振彪意识到张永焕有被撞的危险,却未停止追赶,朱振彪应承担责任。

被告方认为,车祸中被撞者张雨来倒地后,朱振彪随即追逃逸者张永焕,朱振彪并不能准确判断张雨来的伤势,其在追赶过程中称被撞者没事是为了安慰张永焕劝其不要逃跑,主观上没有制造谣言的故意。

法庭调取的证据显示,经铁路部门认定,死者张永焕负事故全部责任。鉴于死者家庭生活特别困难,铁路部门无过错一次性赔偿死者家属张殿凯40000元。

朱振彪:评见义勇为没多大意义 原告方:将考虑上诉

今天上午开庭前,朱振彪早早来到法院门口等待,看上去精神不错,但有些拘谨,被问到这段时间可好时,其表示有些累了,工作上、家庭上事情比较多,还有应对案子的事,有些累。

庭审结束后,朱振彪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通过法庭上的举证质证,基本上还原了事实真像,一开始我就觉得我很冤枉,对这个结果很满意。”

法院的判决中提明确提到,张永焕与张雨来发生交通肇事,张永焕肇事逃逸属于违法行为,朱振彪在追赶过程中多次报警,并劝说其投案。在张永焕持刀的情况下,朱振彪虽先后拿起木凳、木棍,应属防范自卫举动,并始终与张永焕保持一定距离,未危及张永焕的人身安全。朱振彪的追赶行为是对张永焕逃逸违法行为的制止,属于见义勇为,应予支持和鼓励。

对此,朱振彪向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表示,“我也是个普普通通的人,我感觉到现在评不评的上见义勇为对我没有多大意义了。”

唐山追逃逸者致死被索赔案宣判 法庭上响起掌声

庭审后,原告方表示将考虑上诉

庭审结束后,朱振彪通过微信将一审判决结果告诉关心他的朋友们。庭审结束后,原告方表示不服判决,要考虑上诉。庭审后,原告方律师谢绝媒体采访

朱振彪表示,这是他们的权力,如果上诉,我可能要提起反诉,“牵扯我太多精力了”。

微信关注“广东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