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站在儿子服役的消防队门前 已不认得眼前人是谁

他站在儿子服役的消防队门前 已不认得眼前人是谁

深一度 2017-10-09 15:03
0

他站在儿子服役的消防队门前 已不认得眼前人是谁

▲潘普全在失踪12天后,出现在了儿子服役的消防队门前。

潘普全站在秋雨中,手里紧紧拎着一袋月饼,茫然的看着眼前落泪的消防军官。

他的老年痴呆症又发作了,已不认得这就是他来北京要探望的大儿子,更不知道在自己失踪的12天里,家人的四处寻找。

国庆前夕,潘普全离开了家乡,记忆已经模糊,但他还是想去看看在北京消防部队服役的两个儿子。由网络到现实,从重庆至至北京,一场万里寻人由此开始。

最终,迟到的“中秋团圆”在10月8日到来,潘普全出现在儿子服役的消防队门口,但他已不记得自己为什么要来到这里......

他站在儿子服役的消防队门前 已不认得眼前人是谁

▲潘普全的两个儿子都在北京的消防部队服役,是队伍的骨干力量。

老潘的消防员儿子

国庆长假要到了,潘普全盼着能一家人团圆。他和老伴住在重庆老家,而两个儿子在北京工作,几个月不见,老人又想念儿子了。

潘普全的两个儿子都在北京消防总队服役。大儿子潘照祥2003年入伍,现任北京市公安消防总队开发区支队博兴路中队中队长,是队伍上的骨干力量。

小儿子潘照虎比哥哥晚5年入伍,一直想成为像哥哥一样优秀的消防兵,还曾因是哥哥手下的兵发过牢骚。“这不是让人说闲话么,所有人都会认为我是靠你才来到这。”

“闲话?别人有闲话只能是因为你自己能力不行!”哥哥给了弟弟当头棒喝,“你在这里没有优待,只能得到比别人更高的要求和更严厉的批评!”

潘照虎入伍一年后就报名参加消防铁军训练营,并在一次速度攀岩比赛中以4秒72的成绩击败国家体育总局专业攀岩运动员。去年3月,他又参加电视上的警察真人秀节目,击败了包括哥哥在内的全部选手,获得了消防特辑第一名。在2017年初,潘照虎还入围了“2016北京榜样·最美警察”评选活动。

两个儿子在部队上干得生龙活虎,也成潘普全的骄傲,但因为消防部队的工作性质,潘照祥和潘照虎曾经3年没回过家,做父亲的理解也支持,每次潘普全都是自己来北京与儿子团聚。

9月底,中秋和国庆的长假要到了,老人又动了来北京看看的念头。

他站在儿子服役的消防队门前 已不认得眼前人是谁

▲因为消防部队的特殊性质,潘普全一家总是聚少离多。

进京寻子

9月26日,家里人发现潘普全不见了,起初以为是在重庆走失,随即报了警。重庆警方查询铁路票务系统发现,老人买了一张9月26日从重庆北到北京西的车票,并调取沿途的监控发现其已经顺利抵京,寻找范围也锁定在了北京。

潘普全的小儿媳杨娜(化名)告诉深一度记者,老人以前也会自己来北京看望儿子,但没出现过走失的情况。这次出发前并没有跟家里人打招呼,也未跟儿子商量。“他连行李都没带就出门了。”

潘普全与儿子、儿媳上次见面还是7月份,当时潘照虎特地请了三天的假,带着父母去妻子的家乡内蒙古玩了一趟。“公公这次自己来北京,一定是想我们了。”

杨娜表示,老公和哥哥作为消防员国庆长假期间仍需在岗执勤不能离队,而自己作为一名民警也需要加班。家属和警方多日寻找无果,决定通过网络平台征集线索。

10月5日8时许,一则寻人消息《紧急寻人:白发老人在京失联,穿武警长裤,左手抖动,轻微秃顶》出现在了网络上。

寻人消息称,潘普全老人68岁,身高1米6左右,体型较为消瘦,一头短白发已轻微秃了,患有帕金森综合征,左手会不自觉抖动,走失时穿着一件黑色短袖上衣和绿色武警长裤,脚上是一双黑色皮鞋。

潘普全的身体已经不适合独自出门了,杨娜透露,老人的帕金森综合征是年轻时为了家庭和孩子劳累留下的毛病。可能由于常年服用治疗帕金森综合征的药物,刺激神经,老人还患有间歇性老年痴呆症,记忆力时好时坏,发病时间和周期都不固定。“我们怀疑公公就是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走失的。”

他站在儿子服役的消防队门前 已不认得眼前人是谁

▲寻找潘普全的信息在网络上引来了众多知名人士的转发。

两地寻人

寻找潘普全的消息在网络上快速传播,不仅有消防公安部门官方账号的发布,不少明星、大V也纷纷帮助转发。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与潘普全行踪有关的信息汇集起来,但准确性难以判断。

寻人消息发布后,起先是与老人同车的旅客也证实了老人到北京西站才下了车,在车上就出现了前言不搭后语的情况。

有网友提供线索称,在10月2日晚上在北京西站看到一位疑似潘普全的老人出现在候车室,穿着军绿长裤,戴着军帽。但杨娜表示,公公出门并没有戴军帽。也有网友在7日早上看到一位疑似潘普全的老人在太原火车站附近拉着皮箱走在雨中。但这与潘普全出门未带行李的情况并不相符。

10月8日早上,杨娜得到网友提供的线索,9月27日下午,有人看到老人在北京西站上了9路公交车,但只坐了一站就在小马厂公交站下车,是否换乘和此后的行踪仍不能确定。

入秋的北京日渐转凉,最低温度下降到了个位数,人们担心老人衣衫单薄,如果再找不到,恐怕身体会吃不消。也有人猜测,潘普全是否已经返回了重庆,但重庆警方表示,并没有这方面的迹象出现。

北京西站分局派出所的工作人员告诉深一度记者,线索征集电话公布后,不断有热心网友打电话提供老人的线索,经过筛选,有用的线索都已在第一时间转达给办案民警。重庆和北京两地民警、老人的家属和网友都在积极帮助寻找潘普全老人,但未发现其踪迹。

他站在儿子服役的消防队门前 已不认得眼前人是谁

▲在儿子服役的消防队门前重逢,但潘普全已认不出眼前的人是谁。

月饼

小儿子潘照虎目前在北京市公安消防总队特勤支队高米店中队任副中队长,父亲失踪后,同事们都见过老人的照片,也帮忙在高米店附近寻找,对于路过的老人都格外留心。

10月8日中午12时许,正下着细雨。高米店中队的门口,正在站岗执勤的消防员看到一位老人走过。

老人头戴一顶浅色牛仔鸭舌帽,身上穿着一件黑色大衣,手上提着的白色塑料袋中装着几个月饼,这些和寻人启事上的特征并不完全相符。但老1米6左右的身高,体型消瘦,左手不自觉抖动,下身又穿着绿色武警长裤和黑色皮鞋。

执勤的岗哨走上前仔细辨认发现,正是已经失踪12天的潘普全。

确认老人的身份后,正在执勤的大儿子潘照祥闻讯赶来与父亲见面。多日寻找无果,看着眼前这个黑瘦的老人,潘照祥哭了。

他上前为父亲撑伞,但老人的老年痴呆症又发作了,他认不得眼前人就是他的大儿子,双手蜷缩在胸前,一个劲儿躲闪。潘照祥握住了父亲的一只手,老人眼里还是茫然,另一只手仍紧紧拎着那袋月饼。

秋雨微凉,潘普全身体有些发抖,消防官兵们想把他劝进队里休息,但老人依旧抗拒。一直到跟小儿子潘照虎通过电话后才放松下来。一名全程陪着老人的消防员告诉深一度:“老人手上的月饼看到他时就有了,可能是家里带来的吧。”

高米店中队的一位领导推测,潘普全之前来北京看望儿子时曾在这里住过,应该是凭着模糊的记忆自己找到这里来的。10月8日13时许,北京市公安局消防局官方微博发布了老人被找到的消息,有网友形容:“这是长假最后一天听到最好的消息”。

8日15时许,雨越下越大,潘普全已被安顿在高米店中队的宿舍楼内休息,大儿子潘照祥正在配合警方了解老人的相关情况,而小儿子潘照虎在外面执勤,得知父亲找到的消息后也正在赶来团聚。一场迟到的“中秋团圆”终于得以实现。

在失踪的12天里,潘普全的种种经历暂时还不得而知,他忘记了儿子的模样,但一直记得要带上给儿子的月饼。而潘照祥说,父亲的安然无恙是最幸运的,其他的事情都不再重要。

微信关注“广东电视”
    热点新闻排行
    • 今日
    • 本周
    • 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