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滋检测包进高校自动售卖机:要爱不要艾

艾滋检测包进高校自动售卖机:要爱不要艾

正点报道 2017-04-21 15:05
0

视频:艾滋检测包进高校自动售卖机 大学生查艾不容回避

这两天,哈尔滨医科大学图书馆一楼大厅里的一台自动售卖机成了“网红”。

因为除了一般的零食外,它还提供一种能通过尿液检测HIV(艾滋病病毒)的检测包,售价仅30元。

售有HIV尿液检测包的自动售货机

HIV: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即艾滋病(AIDS,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病毒,是造成人类免疫系统缺陷的一种病毒。

这种原市场零售价298元的HIV尿液检测服务包,为什么会“委身”在一台普通的高校自动售卖机中,价格还大“跳水”?

红星新闻记者通过调查发现,原来这是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在全国高校中试点的匿名HIV尿液筛查公益项目(以下简称“高校HIV尿液检测项目”),在高校日益成为艾滋病传播“重灾区”的当下,志愿者们正尝试以这样的方式,让专业可靠的HIV筛查在大学校园里触手可及,同时最大限度地保护受检测者的隐私。

在已试点运营该项目4个多月的哈尔滨理工大学内,这种HIV尿液检测包已通过自动售货机售出了十多份。

HIV尿液检测包进校园

“比避孕套发放机进校园劲爆多了!”

哈尔滨医科大学图书馆

这两天,在哈尔滨医科大学的图书馆大厅里,学生们发现不出楼门就能在新投放的自动售卖机买到零食饮料,自然是方便了不少。

不过在掏出手机扫二维码买东西时,大家都难免对橱窗里标着醒目的“HIV”字样的几个盒子多扫两眼,拍几张照片,再悄悄地讨论上两句。

“说不好奇是假的,这可比以前避孕套发放机进校园劲爆多了!”哈尔滨医科大学药学院大二学生元萧(化名)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我们是学医的,还不至于接受不了,只觉得社会真的进步了。”

“这两天,学生们的反应还算平静,”哈尔滨医科大学性健康研究与教育中心副主任彭涛是这个项目在哈医大的负责人,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这台售卖机是上周六(4月15日)正式在学校里亮相的,提供的商品除了这种HIV检测服务包外,都是普通的食品、饮料,“就是希望所有人都能来买,能看到,能传播出去。”

售有HIV尿液检测包的自动售货机

彭涛说,从高校HIV尿液检测项目在黑龙江立项,到这台售卖机最终和学生见面,也经历过一些波折。有些老师提出,HIV检测试纸属于药品,怎么能在人人可接触的自动售卖机内贩卖?

“其实,这个检测包并不含有任何试纸或药物,只是一个自我采样的容器,”高校HIV尿液检测项目的全国负责人刘鹏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它的全称叫“HIV尿液匿名无关联检测服务包”,学生从售卖机中能获得的,只是一个装尿液的容器,以及一个提供尿液送检和网上收取检测结果的数字凭证。

在能买到一般零食的自动贩售机上同时提供HIV检测服务,正是这个项目煞费苦心的地方。

“目的就是让有需要的孩子,能放心地去买这个检测包,不必担心在靠近这台售卖机时受到别人异样的眼光,”黑龙江省疾控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所所长李一告诉红星新闻记者。

市场零售价高达298元

这个检测包里装的啥?

在“HIV尿液匿名无关联检测服务包”的外包装上,红星新闻记者发现,它是由北京一家检验技术公司出品,原市场零售价为298元,但得到了社会公益捐助,通过项目支持的自动售卖机购买只需30元。

HIV尿液匿名无关联检测服务包

包装盒就是一般药盒大小,里面包含一个尿液杯、一根尿液收集棒以及一个密封袋。

根据说明书上的提示,在检测时,只需要像取钢笔帽一样取下尿液收集棒的盖子,将棒头浸在尿液中,再把另一侧木棍拔出,尿液就会被吸入到收集棒中的海绵里。

HIV尿液检测包操作步骤

然后再把木棍折断保存,把收集棒的盖子盖紧放进密封袋里,再放到当初购买它的自动售卖机的投样箱里,由专人每天收集标本,就近送检。

尿液收集棒与折下的木棍上都有一个对应的编码,在标本送回10天后,凭这个编码就可以上网查询检验结果,标本与检测对象无关联,完全匿名。

项目方、疾控、商家三方合作

全国已有十多所高校受益

根据国家卫计委统计,中国艾滋感染者的自知率与发达国家相比,还处于较低水平。据《中国青年报》2014年12月的报道,美国艾滋感染者的知晓率为75%,我国估算为54%。

黑龙江省疾控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所所长李一介绍,包括大学生在内的大量HIV感染高危人群,都因为不知道如何做HIV检测,或不好意思走进疾控部门,而耽误了早筛查、早治疗的时机,“把方便、隐秘的筛查直接送到他们身边,就是这个项目想做的。”

据李一介绍,这个“方便、隐秘”的关键,正是投放在校园内的这台自动售卖机。由项目组与第三方合作运营:一般商品的利润交给运营方,用以支撑售卖机的运作,同时运营方也负责每日从售卖机中回收送检的样品;HIV尿液检测服务包则由项目组提供;样本回收后,再送往疾控部门下属的实验室进行检测。

目前,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已经把这个模式推广到北京、云南、黑龙江、广西等地,十多所高校受益。刘鹏表示,该项目还处于试运营阶段,后续还会继续总结经验、调整。

艾滋病检测免费

为啥还要收30元?

小方是某高校的艾滋病防治志愿者,同时也是一名男同性恋。

在近年来大学生艾滋病病毒感染率快速上升的背景下,大学生中的男同性恋成为艾滋病暴露感染风险最高,也是最有可能需要HIV无创筛查的群体。

“以我帮助过的一些大学生感染者的经验,这个检测包的设计确实考虑得挺周到,真心希望它能早点来到我的学校,我会把它推荐给更多的朋友。”

不过,也有人对这个检测包的定价表示不解。“去疾控中心检测艾滋病是免费的,”另一位高校艾滋病志愿者李想(化名)说,“如果是为了给学生提供方便,又为什么要收30元呢?”

李一介绍,这个价格是项目组参考各方意见、充分讨论后定下的,“目的是为了避免浪费。”

此前该项目在北京一些高校试行过免费发放检测包。根据媒体的报道,出现了检测包短短几天就被拿光,最终寄回实验室做检测的样本量却不足两成的现象。

李一说,这个检测包成本不低,因为受到爱心赞助的支持才能持续运营,不希望被白白浪费。“我们认为,30元钱对真正在为自己有HIV感染风险而焦虑的学生来说,也算不上是负担,所以收这个钱能够真正帮助到有需要的人。”

她介绍,从哈尔滨理工大学已经试运营四个多月的经验来看,售出的十多份基本上都回收了,确实达到了避免浪费的初衷。

延伸阅读:大学生艾滋病感染病例连年高速增长

据人民日报公众号2016年9月26日报道, “艾滋病”、“象牙塔”,两个词看似毫无瓜葛,如今却被一串串急剧攀升的数字紧紧地捆绑在一起。

看看下列细思极恐的数字:北京市,2015年1月至10月新增艾滋病病例3000余例,青年学生感染人数上升较快。近两年,北京市大学生感染艾滋病每年新增100多例,以同性性行为传播为主;上海市,2015年共报告发现青年学生感染者92例,较去年同期上升31.4%;广州市,从2002年开始发现学生感染艾滋病病例,截至2013年底已累计117例,九成都是经同性的性传播感染。

在北上广等大城市高校艾滋病情上涨的同时,一些中部省份高校学生的情况也不容乐观,比如说湖南大学生艾滋病患者8年竟上升37倍。

中国疾控中心性病艾滋病防治中心主任吴尊友表示,“2011年到2015年,我国15~24岁大中学生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净年均增长率达35%(扣除检测增加的因素)”,且65%的学生感染发生在18~22岁的大学期间。可谓是触目惊心,如此发展下去,后果可谓不可想象。

微信关注“广东电视”
  • 顶 0

用户评论

已有0人评论,0人参与
    热点新闻排行
    • 今日
    • 本周
    • 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