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采访手记 | 深入第一现场:隔离病房

抗“疫”采访手记 | 深入第一现场:隔离病房

林敏熙 媒意见 南方电视学刊 2020-03-06 14:13
0



受命跟拍钟南山院士

2020年1月23日,我们摄制组接到通知,将对钟南山院士的工作进行跟拍。凭着这么多年的工作经验,我感觉会有大事情发生。就在当晚,广东省启动了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接下来在电视和手机移动端上不断地看到疫情在蔓延的消息,所有人都被疫情的乌云所笼罩,惊恐成了这段时期大多数人的共同心理状态。


首次深入一线隔离病房采访

2月13日,当我接到任务,要去广州收治新冠肺炎患者最多的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拍摄时,家里人刚开始是极力反对的,因为春节假期这段时间大众对病毒的恐惧不断在累积,人人听到它都想快速远离。高传染性,没有特效药……人人自危。和家人一番争吵过后,我瞒着他们偷偷地接下了这个特别的工作任务。我知道危险有多大,知道家人的各种担心,但我希望能通过自己的镜头给人们带来一些不一样的东西,至少能让观众知道这个病毒的真实情况、一线医护工作者的现状,以及患者与病毒搏斗的真实状态。

2月23日,经过一系列沟通,我们终于得到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的允许进入医院的隔离病房进行拍摄。采访前,两位护士小心翼翼地帮我穿上了防护服,每一个程序必须规范,这样才能保证不受感染。这一过程,我们足足用了20分钟。在医生的引导下,我们进入了医院全污染区,在负压病房对医护和病人进行拍摄和采访。在那里,我们看到了医生的乐观,感觉他们似乎有了控制病毒的方法;也看到了护士们的压力,因为她们每天都要穿着防护服连续工作8小时以上,连上厕所都要憋着;还看到了患者的乐观与信心。他们都有着同一个信念:健康地走出去!

这一天,是我在职业生涯中第一次直面高风险传染性病毒的拍摄。这次拍摄,持续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由于当时对病毒不了解,我的内心还是非常紧张,加上防护服和两层专用口罩的束缚,工作状态并没有完全调整到最好,拍摄的时候也缺乏灵活性。医生做核酸试剂采集的时候,患者一呕,我的镜头跟着就抖动起来……整个过程我虽然拍得大汗淋漓,但对自己的工作表现还是不满意的,因为我感觉没有拍摄好,我的状态还需要再调整。

拍摄结束后,我问医生,他们(患者)什么时候能够真正好起来?医生说:“最高峰的时候,我们这个科室有60多个患者,现在只有30几个,其实很多患者的核酸测试都是阴性,要不是现在出院标准提高了,他们里面有好几个都可以出院了。”我又问,这个病传染性真的那么强吗?因为据报道有2000多位医疗工作者被感染。他回答:“其实大家是否认真地统计过,全国被感染的医护里面有多少位是感染科的医生和护士?这是一种新的病毒,刚开始的时候,接诊患者的大部分都是综合医院、科室的医护人员,对它的防护认识并不是很了解,还有就是湖北地区早期的防护装备不够也是一个很大的原因。这个病毒感染性虽然比较强,但只要防护到位,按照规范流程穿脱防护装备和做好个人消毒,感染是可以避免的。我们这里那么多医护人员已经连续工作一个多月,没有一例被感染。”

“只要操作规范,就可以避免感染!”最后,在护士的专业协助下,我又用了20多分钟脱下防护装备,并经过一系列的消毒过程,结束了这一次特殊的拍摄工作。

再次采访感受乐观氛围

当2月27号接到第二次拍摄通知时,医院领导也告诉我们这是最后一次进入隔离区拍摄的机会,所以我思想上已经做了充分准备。这一次我们用了接近3个小时,把之前没有拍摄的内容完整地记录了下来。

拍摄结束时候,我在病房内跟所有患者告别,给他们加油!这时有位患者对我说的一段话让我特别感动。他说:“我们相信我们会好起来的……小伙子,在这么危险的时候你居然愿意进来采访拍摄,给你点个赞!希望你们的报道能让我们的家人和朋友知道真实状况,我们在这里过得很好,会治好病才出去,不给大家添麻烦……”可惜当时我已经收好设备,没能把这一段拍下来,但一直深深记在心中。

做好记录者、见证者、聆听者

一位同事在节目拍摄结束后告诉我,节目播出后,请不要在片尾字幕上署他的名字,因为怕家人知道后会担心他。

“战疫”仍在继续,人们对疫情的未知与恐惧仍没有被消除。作为媒体人,作为记录者,参与此次疫情的报道,对我来说意义很大。我希望能用客观的态度与真实的镜头,记录下这所有的一切,让大家记住那些勇敢的医护工作者,他们是最可爱的人,是在第一线拼死保护我们的人,是坚强与病毒奋战到底的人!希望透过我们的镜头,让大家消除恐惧。疫情终将过去,明天,会是更好的一天。



作者:林敏熙 广东广播电视台对外传播中心(国际频道) 制作组副监制

媒意见编辑:杨春雨

媒意见美编:许琳莎

微信关注“广东电视”
    热点新闻排行
    • 今日
    • 本周
    • 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