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把红罗扇遮面

手把红罗扇遮面

2020-03-17 14:49
0

转眼间,阳春三月已过半旬,窗外春融花开。我们身处瞳孔构筑的取景框前,凝望着眼前略显萧瑟的世界,以及一张张被口罩遮挡、目光各异的陌生面孔。

形形色色的脸庞遮挡术,是人们在疫情之下纷纷探寻的防御之举,而艺术家在这方面也有着广泛的实践和思考。

脸庞,自文艺复兴以来便是艺术家们细心描绘的对象,暗含着与身份确认、样貌特征等内容挂钩的密语。画作中那些“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意象,呈现着艺术家对人类自我认知的诘问、对艺术固定程式的破坏,以及文化传承与更迭中面临的障碍。

你看,犹如秘扇般神秘、天马行空的遮挡物,不正是艺术若隐若现的踪迹吗?

勒内·马格里特《The Great War》


名之者谁?

以一笔一画勾勒人物形象的艺术家们,主张的是通过细腻笔触告诉旁观者画中人姓甚名谁。而到了起遮挡之意的艺术家这儿,原要表明的身份成了他们诘问的对象。

艺术家勒内·马格里特

20世纪超现实主义艺术家勒内·马格里特(René Francois Ghislain Magritte),就运用经典的苹果、鸽子、礼帽、鲜花等日常物件进行人物面部的遮挡。原本司空见惯的物品在他笔下变得神秘且郑重其事,具有一种浓厚的哲学意味。

不仅其画作如此,就连艺术家在拍摄肖像照片时,也秉持着这种遮脸的习惯。通过遮挡面部的动作,他得以提出了自己经典的质疑——假如人物的脸被挡住,那这幅画作还能被称为“肖像画”吗?人们又将如何认知它?就像其经典画作《这不是一只烟斗》,引发观者的无限思考。同时,马格里特也在其中隐含了对于人类身份认同的一种诘问,以一种幽默的艺术表现形式呈现于世人面前。

勒内·马格里特《Souvenir de voyage》

此外,关于其极具个人特色的“遮挡”的艺术语言,不少学者还认为与其童年的经历密切相关。14岁时,马格里特的母亲投河自杀,他亲眼目睹被打捞上来的母亲被一件白色睡衣遮脸。而这一幕深深地印在了他的心底,并被认为与其画中蒙着白布的人物有着某种联系。然而,艺术家曾对此表示并不认同这样的解读。

勒内·马格里特《L'homme au chapeau melon》

除白布以外,马格里特选择的遮挡物实则都带有着西方文化中的诸多寓意。其最为著名的画作《人类之子》中的苹果,就直接连接了关于人类原罪、亚当与夏娃等经典文化内涵。一位被苹果遮挡的人物,被命名为“人类之子”,艺术家试图隐藏其中的含义似乎深不见底,让人们不断揣摩那些看不见的、被遮挡背后的真相。

勒内·马格里特《The Lovers I》


高墙与松花蛋

相较于马格里特等超现实主义艺术家想就“是谁,由哪来,到哪去”展开一番哲学探讨,另一部分艺术家更多的是在用“遮挡”中呈现的所谓破坏和喜恶,突破着传统艺术思维的高墙。

约翰·巴尔代萨里《Untitled》

刚离世不久的美国艺术大师约翰·巴尔代萨里(John Baldessari),同样不喜将人物脸部呈现于作品中。上世纪80年代,他对照片拼贴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试着将标签粘贴在照片中那些他不喜欢的人物脸上,由此获得了一种从视觉到心理层面的认同与满足感。

约翰·巴尔代萨里《Stonehenge》

于是,他渐渐将这一动作更加艺术化,逐渐成为其标志性的艺术语言。原先的商品标签贴纸转变为画面中五彩斑斓的彩色圆点,负责遮盖住人物90%的脸庞。而奇怪的是,这样的遮挡反而令其作品更为引人关注,人们不由得好奇起艺术家遮挡的原因,以及被图像原本来源等内容所吸引。

约翰·巴尔代萨里《Fissures and Ribbons》

巴尔代萨里在潜意识中捕捉到的遮挡脸部的动作,不仅形成其关键性的艺术手法,并被持续运用到了极致。这种去情境化艺术语言,被视为一种后现代艺术的范本,为人们标识出更多阅读图像的可能。

乌尔斯·费舍尔《Half a Problem》

瑞典当代艺术家乌尔斯·费舍尔(Urs Fischer)作为当今炙手可热的艺术家之一,更是肆无忌惮地破坏着一切所谓的规则。而在“遮挡”这件事上,他更是天马行空、古灵精怪,不吝展现对规则的摆脱。鸡蛋、香菇、萝卜、松花蛋……不按常理出牌的他总能让人拍案叫绝。

费舍尔的作品总带有一种刻意的破坏,使得原本毫无意义的事物充满了华丽的颓废色彩。实际上,这样不完美的瑕疵感一向是其追求的美感。在他的“破坏”中,观者看到艺术家对日常用品的再创造,以及所带来的突破性质变。


打“破”一阵沉默

在美学画面中,艺术家作品中的“遮挡”,其效用关乎着对于人们认知偏见与障碍的一种提醒:在那些我们看得见的事物背后,总会有其它东西存在。而眼下人们不得不做的“遮挡”,也不妨将其视为一场集体自我反省的契机。

更具表达欲望的当代艺术家们,也在一层一层遮挡中,任现代材质与古老的艺术主题激烈碰撞着,将不同时空写入了同一只硬盘。

阿根廷摄影师Romina Ressia在当下年轻摄影师中炙手可热,她曾围绕“文艺复兴”创作过一系列当代古典肖像作品,极具话题性,引起了广泛的关注与热议。

此后,她仍不断拓展着关于传统古典艺术与当代艺术之间的联系,意在提出人类如何观看并感受快速变化中的世界的疑问。在其充斥着黑色幽默的画面中,艺术家运用迷惑视觉的图案,试图消解古典艺术在现代人眼中严肃而疑惑的距离感。

同样对于古典艺术有其表达欲望的还有美国概念艺术家Chad Wys,他擅长用色彩进行对古典画作的视觉表达。通过混合媒体的艺术手法,原本优雅的古典画作在Chad Wys的艺术演绎下,提出了作为一个现代人对传统艺术观看方式的批判。

极具破坏性的视觉展现了,文化快速变迁后,人类渴望追溯经典所遇到的思想深层的障碍,而这些bug无疑也是当下人类所共同面对的问题。

本文发布于2020年3月15日出版的632期《娱乐·品味》周刊“文艺长廊”栏目

文字编辑:翁均婷

(图片源自网络,如有侵权,请图片所有者与本账号联系)

微信关注“广东电视”
    热点新闻排行
    • 今日
    • 本周
    • 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