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炉,扁鹊身

天地炉,扁鹊身

2020-02-10 14:45
0

正月十七,上班族们终于迈开了回归工作的步伐,而这次“迟到”,皆因2020年春节,一场让人始料不及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席卷全国,甚至影响到海外。

在不安定的空气里,医者们在一个个医疗空间内争分夺秒,守护似繁花的生命,把关爱播撒给更多需要帮助的人,恰似“种子在冻土里梦想春天”。

那些埋藏生之种子的现代医疗空间,也梦想着春天。它们与设计美学欣然拥抱,既是秉承乐活精神举起火炬,也是为患者们带去更多光明信念。

期待否极泰来的某一天,人们可以心无挂碍地在此间闻花朵的香味,朝窗外微笑——你瞧,种子顽强地顶破石板,在这医馆的一屋一舍、一墙一瓦间,长成了美丽的生命。

交织着,小确幸的分子

这世界上大概没有人会天然喜欢去药店吧,因为那里总是弥漫着一股略显诡异的氛围,巨大的药柜也掩盖不住一脸沧桑。然而在中国台湾地区,有一间叫“分子药局”的药店却成为了引人注目的一股清流。

贯通两层空间的铜色旋转楼梯、蔓延着苔藓的实木长桌,通透的货架上“漂浮着”棕色药瓶,还有冒着袅袅蒸汽的手冲咖啡,如果不问店员,人们根本不会想到,这家像咖啡馆一样时髦的店铺,竟然是一家提供常备药品、处方药、保健品和护肤品的药店。

店主是药局世家的一位80后年轻人,他希望颠覆药局的传统业态使其融于当代的多元语境,就如分子药局在空间里融入自然、建筑、音乐、咖啡等元素,给客人们创造了新奇温暖的综合体验,疗愈身心。

舍弃传统药局柜台服务的单向模式,空间的核心是一个实验室平台,药剂师与顾客透过实验中岛平台互动。设计师将分子的两大特性:链结性与聚合性内化成设计手法,像是左右两道高耸的主墙,以手作将水泥贴成大幅鹅卵石墙面。

金属和轻质化的玻璃与透明压克力纵横交错,以直线构筑出经纬坐标般的展架形体,一如分子属性的重复扩张。待摆放上药品之后,展架却仿佛消失于空间中化为轻盈的存在,任由斑斓的药品充当颜料为墙面上色,空间中浮动着让人屏息的抽象艺术。

人们在此买药,不再像完成任务一样,购入所需药品之后匆匆离开,而是可以在里面听听音乐,甚至是喝杯咖啡。谁说去药店只会与“生病”挂钩?这明明是一件在生活中可以被享受的小确幸。

皓齿明眸,尽浴晨曦

想要扭转人们对医疗空间固化印象的,还有轻而易举可位列“恐怖科室榜单”TOP3的牙科诊所。

位于日本秋叶原的Koji Fujii便是其中的先行者。建筑者设计的诊所没有局限在一个牙科诊所,它还是日托中心、书店以及一个“公园”一样可以度过美好时光的地方。建筑师创造了一种新型的牙科诊所,使其成为一个人们可以停留且还会再来的舒适空间。

该建筑为两层楼的木结构,一层是诊所空间,二层则供员工使用。建筑一层在中心布置了消毒、X光、病历存储和卫生间等空间,作为建筑的核心。建筑全部采用玻璃立面,连接检查室和等候区的露台向外延伸,还有一个花园围绕着建筑。

此外,在整个建筑的顶部还放置了一个大“帽子”,通过将其拉成弧形连接两点,在诊所周围形成拱形结构。这种形式模糊室内外的边界,将室内建筑围护结构和外部自然环境连接起来,调节并保护建筑免受雨、雪、夏季太阳辐射和冬季来自弥彦山的西北风。这个缓冲空间包括了候诊室和检查室的功能,在保护人们隐私的同时,也让他们自由地享受四季景致。

在Koji Fujii诊所,病人候诊时可以坐在有遮蔽的室外空间读书,就像在公园里消磨时光一样,无忧无虑地享受自然、阳光和雨露。

这个像客厅一样的空间,吸引偶然路过的人与该建筑的使用者产生互动。人们可以停下来坐在沙发上,读书或等待他们的约会。当你穿过树木,拱门,站在“帽子”下,你会遇到不同的人,每个人都享受不同的空间,同时被愉快的微风和玩耍的孩子的声音包围。

疗愈孤独几何

如果说之前介绍的药店、诊所是以设计感和独到的功能性取胜,那么瑞士的 Clinique La Prairie 草原疗养院则是完全以奢华和名气取胜。

这个“世界疗养院”自古以来接待过许多名流名人,比如查理·卓别林,沙特阿拉伯国王,又比如德国总理,欧洲之父罗伯特·舒曼等等。疗养院的创办者也来头不小,他是普鲁士国王费德里克·威廉三世的侄子保罗·尼汉医生。有这样的背景和名气的加持,草原疗养院想不红都难。

草原疗养院位于瑞士日内瓦湖畔的克拉伦斯(Clarens)镇,从建设初期的15间小木楼,到之后将一座19世纪的城堡改造后纳入旗下,现在的疗养院已经可以容纳上千人,并且在设计上把已有的建筑连成了一体。因此,即使在恶劣的天气下,来宾也可舒适地在各治疗区走动。

除了最基本的水疗,减肥疗法,美容护肤等不同的套餐,疗养院内还拥有医学部和手术室,可提供内科、心血管、牙科、妇科、整形外科等各科专业医疗服务。而在步入超高龄社会、深谙“疗养”重要性的日本,也拥有不少极富设计感的医院。其中“医疗法人辉”这间诊所很值得一提,比起疗养疾病的医院,它更像是一个治愈身心的社区俱乐部。

作为“在宅医疗”的据点,用于医疗服务的面积却仅占四分之一,更多的空间被用于“孩子们的地域食堂”、“散步俱乐部”,甚至无偿为当地人提供举办展览和活动的场地,终极目标是创造一片“即使到了生命尽头也能安心生活”的社区。

医院将目光从医患关系放远到与当地居民建立信赖关系,结合食物与音乐的医疗,不止治愈身体,更治愈孤独——You are not alone,不是说说而已。

微信关注“广东电视”
    热点新闻排行
    • 今日
    • 本周
    • 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