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年红包摇一摇,万一摇到ONER的春节祝福呢?

鼠年红包摇一摇,万一摇到ONER的春节祝福呢?

2020-01-22 09:58
0

是日,年二十八,除夕的炮竹声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佳节需得“佳音”来贺——几天前,人气偶像男团ONER亮相CCTV网络春晚,唱响主题曲《我的新年新愿》:新的一年幸福余额会越来越多,所有烦恼化成美丽云朵,用阳光和温暖绘成了画册。

同时,他们也用“熟悉的配方、魔性的感觉”演绎2020年贺岁单曲《红包摇》,给大家拜了个早年。

互相祝福彼此“岳”来“岳”好、“洋洋”意气、福至心“灵”之时,我们也恭贺登上广东广播电视台《娱乐周刊》开年首封的三位少年过去一年的成长,庆祝他们锋芒显现。

发布视觉专辑、开了首场演唱会“第七场舞会”、首次“触电”……ONER在2019年赴了一场盛大的“舞会”,并向世界宣告:任何模样都是完美姿态。

花路漫漫长,蜿蜒曲折或笔直通畅;追梦人众多,随波逐流或逆流而上。

多么难得,少年们有幸相遇,不再独自飘荡。

2020年,从“开始”到“开始”,他们将继续前行,大胆赏荆棘、穿深巷,纵情听落雨、看朝阳。

怀揣最初的梦想,每一位赤子,都独一无二。



翻阅ONER2019年的五种心事


过去一年

岳岳:精彩。这一年其实挺特殊的,发生了很多我生命中从未遇到过的事情,有灰暗的,也有精彩的。但是过了2019,我选择忘掉那些灰暗面,只记得精彩的亮面。


木子洋:完美。很多事情既然没有办法选择,那就去战胜它们。“存在即完美”,就像ONER的歌一样。


灵超:复杂。这一年就像做了一道饭菜,饭菜里有各式各样的酱料,甜的、酸的、苦的、咸的,可能调料放得有点多了,略“黑暗料理”,哈哈。


偶像光环

岳岳:ONER现在对“偶像”这个词的认知更透彻、更全面了,并且会随着时间推移不断有新的理解。

事实上,我并没有觉得有所谓的“光环”笼罩着我,我还是想干嘛干嘛,该干嘛干嘛。但不同的是,我会思考当下做的选择是不是符合我对自己的期待和要求。


木子洋:偶像,是带给粉丝正向的引导和力量的人,这是ONER出道以来一直努力的方向。

这个身份自带的光环有时也会带来不便,像一些自由会被束缚,需要我们更好地平衡这把双刃剑。


灵超:偶像光环给我们带来的,是一群可爱的粉丝。以前很难去想象,有另一群人在现实生活中可能和你没有多少交集,可她们就愿意一直支持你。

这一年,我们和粉丝一起陪伴、搀扶着走过来了。我是真的感受到了,偶像和粉丝之间那种彼此守护着对方的感觉。这种感觉特别珍贵,特别值得去珍惜。

我希望ONER能够成为更自由、率真、洒脱的偶像,少一些拘束,多带来一些新的思想。换句话说,“活得ONER一些”。


《舞会》开场

岳岳:《舞会》是一张包容性强、比较全面的专辑。它透露出来的概念是:我们要更多地认知、认同自己,待人处事时也是如此。

专辑从筹备、发布到舞台呈现,每个阶段都很充实。其中,开演唱会是最让我难忘的事情。时至今日,演唱会的每次舞台彩排,包括演出当天的所有细节和情感,依然印在我的脑海里。


木子洋:专辑的收录曲中有一首《celebrate》,想给大家传达的想法是: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因此无须太在意他人眼光,努力做好自己就行。


灵超:在这张专辑里,我们创造了一个名叫“舞会”的世界,那里包罗万象。形形色色的人和事里,总有一样是你想要的,或者属于你的。

在演唱会的前一天晚上,我失眠了。脑海里一幻想第二天上台的场景,就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情绪,很兴奋,也很难忘。


开机,CUT,过

岳岳:第一次拍电影,感觉和我们以往经历过的拍摄都不一样。感谢剧组的专业老师以及一些优秀前辈演员的指导和帮助,让我们顺利地完成了这次演绎。

我们演的男团角色和现实中的身份有重合的地方,演起来会驾轻就熟一些,虽然可能不是“史上最火”(笑)。


木子洋:这是我们第一次出现在大银幕上,非常兴奋。

拍摄当天刚好是我的生日,收工后我们一起去吃饭庆祝,捣蛋着往彼此脸上抹蛋糕,还录了段日常视频,挺开心的那天。


灵超:有意思的是,观众在《宠爱》里看到ONER出演的片段,其实并不是最初剧本呈现的样子。为了让电影的人物形象更饱满,剧情走向更流畅,于和伟老师提出自己的意见,和导演、和大家磨合出了一个更好的版本。

当然了,拍电影也挺难的,因为几乎没有一个镜头是一遍过的,你得一直保持住角色的情绪。如果词说错了,导演会喊“CUT”。再来一遍的时候,你又要重新找回来那种情绪。

就像歌手做音乐需要乐感一样,演员也需要每天练习台词、演技,才能拿捏好入戏的状态。我们做音乐也算有一段时间了,肯定比拍戏要掌握得更好一些,所以相比之下,拍戏会更难一些。


南粤滋味

岳岳:我小时候喜欢黄飞鸿,会通过他来想象广东的文化。后来真的见到这里的人和风景,才发现这座南方城市的气味、面貌,和我熟知的北京等北方城市都不一样,很特别。

在美食方面,粤菜是非常有名的。我在英国留学的时候,一想家就会去中餐馆解解馋,常常会品尝到一些广式风味。


木子洋:对我来说,广州一直是座性感的城市。

喜欢的粤语歌和粤语电影太多了,其中歌手Eason(陈奕迅)和电影《大话西游》影响我比较深。粤菜也尝过不少,最喜欢小吃里的肠粉。

平常没有工作的时候,自己也会时不时下个厨,煮个方便面什么的(笑)。


灵超:上次因为时间原因没有去成“小蛮腰”,挺遗憾的。广州街头小店卖的原盅炖汤也让我印象深刻,味道非常鲜美。

粤语歌方面,我喜欢听邓紫棋老师翻唱Beyond的《喜欢你》,“细雨带风湿透黄昏的街道”,演绎出了不一样的感觉,非常赞。



岳岳:任大雨磅礴

倘若时光能倒流,岳岳想穿越回这一天,ONER“第七场舞会”演唱会当日。

亲历过盛大梦境,他却还未过够瘾。他想再一次站上舞台,和队友一同将每个音符、舞步都诠释得再极致、再完美一些——身为组合的队长,这是他始终想牢牢守护的荣光。

在那之后,他才会松开内心紧绷的弦,像他那首《Let it rain》唱的那样——在更多未知的风景里,听一场绵延的雨。


灯火归途

一盆冻货,一锅饺子,几串爆竹声,鼎沸的人声,交织着春节的圆满与甜蜜。

光是想想这些场景,岳岳已经“心痒痒”地感到迫不及待了。如果行程安排得过来,2020年春节他会循例回东北老家,在奶奶家过年。

在北京这座大都市出生长大,岳岳关于年味的更多体悟,却是源自那豪迈的雪乡:正月前后,户外堆满厚厚的积雪。雪地里的稚童穿上新衣裹成粽球,围绕房子外鲜艳的春联、大红灯笼欢腾地嬉戏玩闹。房里的一家人坐在炕上,一屋子满得装不下的温暖和年夜饭的香气,化成白烟升出烟囱。午夜一到,鞭炮齐鸣,万家灯火,共迎新岁。

在岳岳看来,东北人过年大多带着一种“享受人生”的兴致,像是在珍贵的传统节日里,将劳碌一年积攒下的幸福集中地与亲人分享。“农村也许没有那么富裕,但家家都会尽可能地张罗,有猪杀猪,没猪的话备上好酒,人人都全身心地投入到这场团圆的仪式之中。”这份在大城市日渐式微的纯朴年味,在他看来分外珍贵。

岳岳的春节回忆温暖的居多,唯一略显窘迫的部分则与追梦有关。当初一条“你想做明星吗”的短信飞来,唤醒了他心中的舞台梦,他瞒着家人毅然辞去国企高薪工作。练习生的收入捉襟见肘,使得他难以在年关演好“国企员工”的角色,只好向队友借钱买粮油回家过年,假装是单位福利。

如今,追梦少年已踏上光明轨道。关于“家”的情感,永远如同铠甲,护他左右。


风景处处

北京爷们儿,理科生,ONER队长,这是外界给岳岳贴上的三个标签。

也许起初本人并未察觉这些头衔的作用力,久而久之,它们潜移默化地在他的性格里生根发芽,化作无形的羽翼鞭策他前行。

“就像北京爷们儿得是一个有里有面的人,不能抠,不能矫揉造作,必须得仗义。队长这个角色对我来说也很重要,我希望自己担当起更多,也完成好更多边框性的铺底工作。”而那些理科的缜密思维,则让他在处事时条理更清晰,又或者在练舞时在他脑海里生成调动肌肉的公式。

岳岳也有着不少感性时刻:比如写歌时,太具象的创作动机反而会禁锢他的灵感;又比如人生规划,他害怕过于死板、具体的预设。“比如说哪一年应该做什么,到多少岁之前该怎么样,我害怕这些设定。但我心中有一个大概的框架,我知道自己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

岳岳想成为的人,估计会在爱好那一栏写下“旅行”这样的热血字眼吧。2019年,他在新西兰、菲律宾和欧洲都留下过足迹,那些绚烂的形色风景,成为他感知世界的触角。

接下来,他还想造访温度最低、海拔最高的南极大陆,包括最炎热、海拔最低的地方……“这个世界多美妙啊,人生又很短暂,所以想多看一些、多体会一些,最好是在30岁之前把自己的旅游瘾过足了。”

他说的没错,人生苦短,酣畅地过才是正道。蹚过名为“成长”的河,前方还有一片广阔天地在等待他。



木子洋:如雪而至

在“完美主义者”木子洋眼里,“存在即是完美”,就像《celebrate》里唱的那样,他似乎总是将所有的严格都留给了自己。

他不留恋过往的风景,即便那是他心底最柔软的回忆。

木子洋仿佛雪地里的一根翠竹,永远昂扬,永远望向远方——那里有他的未来和理想。


夏夜,冬雪

“出道以来,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木子洋沉吟半晌,最终从那个热烈的夏天,摘出一页最绚烂的回忆:“第一次演唱会吧。”

哪个选择了舞台的少年,不向往荧光汇聚成的星海?在那个燥动的盛夏里,当仿佛世界中心的舞台缓缓降下,木子洋任由眼泪带走身体里那些澎湃得几乎满溢的心绪,将这个夜晚牢牢地烙印在心间。

“万分之一的观众带着一分之一万的爱意向我们奔来。”站在台上,木子洋看见了粉丝的爱如奔腾的潮水一般向舞台涌来,他为这些毫无保留的心情感动,于是自觉地将守护这份感情的责任担在肩头。

坚定地认为“2019年收获满满,不曾留下遗憾”的木子洋不想改变过去,只想“往前看”的他严格地给过去的自己打了一个“还算及格”的6.5分,然后将未来的木子洋置入“更大的提升空间”里。

成为更好的偶像——这是木子洋无言的承诺,也是他对粉丝们最温柔的守护。

“我也是第一次做偶像,在处理和粉丝的关系上也不是太得心应手。我也在找一个合适的度,让我们之间都舒服一点。”

一年前,木子洋还像个任性的孩子一样,絮絮叨叨地念着一场雪。而今再提起“人工降雪”的约定,他只会露出一个羞涩的笑来,温声邀请:“雪每年都会下,我也每年都在这儿,只是不知道你们还在不在?”


柔软,坚定

毕业于北京服装学院的木子洋曾是一名专业的模特,2020年之初,时尚达人已然敏锐地嗅到了潮流的走向,大胆预言新年将是“极简主义”的舞台。

秉承着这样的理念,当记者请他爆料一下自己私下最爱的三样时尚单品时,木子洋也干脆地将三样“极简”成了两件:帽子和首饰。

“其实,时尚没有标准,只要对时尚有独特见解,就能成为时尚的一部分。”

木子洋身材高挑,走惯了T台的他似乎随意往哪儿一站都收敛不住一身出众的气场。虽然无法“泯然众人矣”的他在镜头前永远璀璨夺目,但在私下里,洋哥也是一位“慈祥的老父亲”。

在近日热映的电影《宠爱》中本色出演的木子洋,自己也有两只爱宠——铁牛和玉芬,而“老父亲”即使工作再忙,也会在回家后带着它们出门走走。前段时间玉芬的身体令每一位粉丝都很操心,而终于抽出时间带闺女检查归来的老父亲也在第一时间“官宣”了女儿的情况:“假孕、实胖。”

“养宠物是治愈自己的过程。”木子洋如是道。对铁牛和玉芬的感情令他柔软,也令他坚定。

“新的一年,希望大家都开开心心、健健康康的。”春节慢慢靠近,木子洋思来想去,还是送上了他最朴素的祝福和愿望。而忙碌了一整年的他也将带着自己的温柔与力量,稍作休整,然后奔赴下一段更灿烂的旅程。



灵超:明日繁星

2020年1月9日,灵超吹熄蛋糕上的19根蜡烛,许下了一个崭新的生日愿望。

他偶尔会遗憾于盛夏“第七场舞会”的短暂,然而这朵“绚烂的烟花”却教会了年轻的偶像“要做舞台的主导”。

19岁的少年,已然见过了浩瀚的宇宙,却依然像一颗年轻的星星一样,执着地闪耀着自己璀璨的光芒。


南半球,银河璀璨

“前段时间还在回想,我记忆中最美的场景是什么?”

刚刚将自己的年纪向前拨动了一位,灵超的声音里仍然充满着独属少年人的灵动与朝气,甚至还有些掩饰不住的奶声奶气。但是当他将自己带回记忆中的那片星空牧场时,少年活泼的声音也变得沉静。

恰好是一年以前,灵超在本该属于冬日的一月里,越过大半个地球,遇见了南半球盛放的夏季。

新西兰的夜空如洗,繁星若尘,一派银河似练横,偶有几颗星辰仿佛天河中飞溅的水花,顺着深沉的天幕倾泻而下,洒落在广袤无人的草场上。那滑过夜空的流星、农场上柔嫩的绿茵、独立旷野间的别墅,以及那方如镜的平湖,成了少年记忆中最明艳的图景。

“晚上,我们躺在蹦床上、躺在草地上,安静地看星星,看了四五个小时。”灵超温柔地叙述着他的心情,“那是一种很放松、很舒服的状态。”

2019年,因工作与学业“打飞的”往来于北京、上海两地的灵超,难免会怀念扑进大自然怀抱中的温情。但是在匆匆前行的途中,精灵般的少年也总能发现生活精心收藏的小秘密:“在路上,我会听听音乐、看看车外的风景。虽然在城市里,目之所及的一切可能都是我们司空见惯的内容,但只要你用心去捕捉那些细节,总会看到比想象中更美好的风景。”


少年行,光芒万丈

趁着最美好的青春,少年踩着阳光步入了大学校园。

以全省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上海戏剧学院,开学报到那天,曾经并不支持灵超演艺梦想的爸爸妈妈还是亲自把孩子送到这座繁华的都市。与家人在一张餐桌边坐定,少年把倔强与柔软揉作一团,凝结为一腔复杂的心绪:“那是我离家出走以来,第一次跟我爸说话。”

获得了“大学生”头衔的灵超虽然自嘲“哪门课都不擅长”,但是在繁忙的工作与课业之余,他仍不忘充实自己。当记者请灵超分享一本他最近在读的书时,少年给出了一个出乎意料的答案:“让-保罗·萨特的《存在与虚无》。”

这位法国存在主义哲人究竟是如何吸引了这个柔软的男孩,我们不得而知,但即便锐利如萨特,也对年轻人有着无限的宽和。

春节将至,这个大男孩不忘把自己对年节的殷切期望交到粉丝手上:“希望粉丝过年都可以收到好多好多红包,可以吃得圆圆鼓鼓的、胖胖乎乎的。吃好一点,穿暖一点,开心一点!”

(策划/林晓蕾 文/翁均婷 高雅雅)

微信关注“广东电视”
    热点新闻排行
    • 今日
    • 本周
    • 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