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月坠,宿云微

晓月坠,宿云微

2019-10-29 14:48
0

假期归来,旅者卸下沉重行囊,洗尽风尘。旅途中,他们曾感知生活无心编织的细密韵脚,也为下榻旅舍与大自然气韵的契合心动不已。

居于这些独立旅馆间,生活家们或观星入梦,或宿访海潮,或隐于山林……林林总总的陈设,皆崇尚“天覆地载,孑然一身”。

短暂闲适纵不复返,澄净旅居生活的憧憬却延绵不已。与其被快节奏的都市生活裹挟,不妨应着国际住房日掀起的风潮,继续探步庸常生活的秘密出逃基地。


牧原辟野趣

现代人早已习惯了商务性的酒店,方便快捷却千篇一律。旅途辗转的困乏,让很多人无暇顾及所居之处的情调。他们在精简的客房短暂停留后,毫无留恋地动身前行。

生活家们,有没有幻想过在原野露宿呢?柔软牧草往青蓝天空的深处铺展延伸,清爽秋风拂过心头,放眼皆是澄净。有时竟会羡慕小羊羔,能在阳光中懒懒入眠。

被传统居住思维局限的人们,很难相信未来化的建筑也能和这番景象完美融合,在18万平米的北海道牧场中央的新旅馆MEMU EARTH HOTEL,就是一个实践者。隈研吾带着来自全球各地的顶级学生团队,脱离纸上遐想,在远离城市文明的极北之地打造了一个返璞归真的企划。

草地中的白色精灵般伫立的MEMU小屋是他的示范作品。其外形对原住民的传统建筑Chise做了改良,以双层半透明的膜材代替传统的苇草覆盖屋顶和墙面,能通风和调节空气。正因如此,柔和的日光能倾洒屋内的每一寸,居者可以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夜晚如果出门仰头看繁星满天,并不会感到孤独,屋内暖色的光线能透到屋外,和星夜交辉。

严寒冬日,爱奴族小屋往往在中央放上暖炉,而MEMU则用现代技术使中央壁炉的热辐射传遍整个空间。设计师们探究在严酷的自然中如何自如地享受,这是多么温柔的理念。

亦或者走进庆应大学的BARN HOUSE——这也是由隈研吾监修的5栋实验人与自然共生的小屋之一,它前身是马场。改造后,屋子敞开的窗户能看见里面饲养的马匹,向你投来友好和温驯的目光。

在这科技感与原始气息交杂的地球旅馆里,安心做个甜美酣畅的梦吧,梦中定会奏起诗意的游牧之歌。


浮箱溯汐潮

如果说原野上的未来式住宿像草原的一阵风,沁着细微的风土情愫,那么德国海岸边的集装箱旅馆——瓦尔内明德的Holzer Kobler就像海浪中历经冲刷的礁石,坚毅又迷人。

63个负责运输商品的25㎡集装箱曾在大洋上兢兢业业,如今它们被组装成旅馆,让那些昔日的海洋旅人重温汹涌澎湃的梦境。

四种颜色的涂料使得排列有序的集装箱显跃动明亮,完美融入沉稳的钢和混凝土结构中。玻璃立面和开放式入口纵光入室,由于朝向Warnow河,海港景致也能一览无余。房内五脏俱全,装潢色调柔和,格局被布置的橱柜精心划分。

建筑由两部分组成。上部四层楼是隔音隔间,基座包括入口大厅,还有餐厅、画廊和巨石厅等等。几乎随意放置的欧式货板像一个木筏,极具冒险精神。旅客还可以在客用厨房里下厨,仿佛化身为水手。

集装箱中伴随海浪声入眠,梦中我们或许是素白的鲸,溯回潮汐味道的悠远记忆。


竹园映疏影

若更向往山林缱绻密语,北京清舍正是一个能使人忘却尘世的好去处。

清舍背山面山,可远眺松景。设计师将高差细分为三个平台,入口的陡坡也处理为四苑。信步而行,平台间以台阶相接,阶数不多,宽裕可坐。后苑留出了上山通道,正合了那些想一觅清幽的旅客。耳边水声不绝,原是粉色的钢渠穿梭其中,水流潺潺从后苑落入里苑,前苑亦有荷花池。或静或动,隔绝尘嚣。

忍不住留神院墙,皆以竹模混凝土浇筑而成,台地部分以石头墙垒起,其形态以保留原有大树为基础,解构了围合的秩序。建筑格局被划分为六个独立院落,以竹棚相连,半掩蔽之。

错落的结构使得清舍神秘又朦胧。游园吧,方能一窥其美。百态千景于这层叠的间隙中共存,竹影摇曳,恍惚间我们在其中描摹出自己心灵的理想画像。


青山敬灵隽

“潇洒桐庐郡,开轩即解颜。劳生一何幸,日日面青山。”

千年前,范仲淹曾以十首绝句一咏到底,近年杭州桐庐却几乎变为空巢区。也许上苍也不忍这样的灵隽之景被掩藏,让小大建筑事务所选择了改造此处。坐落在大山村中的六栋荒废建筑,在设计师小嶋伸也手中再生为全新的民宿“大山初里”。

建筑沿着山脊面向不同角度,高低错落有致。各栋楼房相隔距离不远,但由于不是正对着的,于赏景视野无碍。深山运输不便,建筑便尽可能采用有当地特色的材料,比如竹子和红砖,让建筑群融入农村景观。

当地民房大多采用夯土墙,包围设计使得空气仿佛凝滞。但建筑师把墙“打开”,消解掉闭塞感,让旅者在室内便能拥抱美景。部分建筑的一层空间被拆掉,使公共空间与室外贯通,有些则在公共区域插入墙体,围合一个建筑区域。和周边的界限像是从未存在,旅人可邀流转其外的朗月芳花、澄水暖阳,共赴这场视觉盛宴。此外,在起居室空间充分保留的情况下,设计师采用传统土墙包裹卧室,以满足旅客对安全感的需求。

山间的夜,被黑暗和宁静所眷顾,即便是最小亮度的照明也能辟出一片光亮。考虑到这点,建筑师将能大面积照亮整个空间的照明控制为最少,尽量采用质地柔软的伞形照明。柔和灯光一并被揉进这皎洁月色,虫豕也不忍鸣叫。

初里的设计最大限度保留了大山村“移步换景”的原始风貌,展现了对大自然的敬重,这也是日式空间美学的代表特色。来到此处,或许也会诗兴大发,在自己的文艺之海架一叶扁舟,沉浸在画境般的初里。


广东广播电视台全媒体文字记者:翁均婷

微信关注“广东电视”
    热点新闻排行
    • 今日
    • 本周
    • 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