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乎你我钱包的医改新模式 看病将发生这些大变化

关乎你我钱包的医改新模式 看病将发生这些大变化

南方财经 2017-04-18 09:56
0

人吃五谷杂粮,难免会有大病小痛。今年3月底召开的全国医改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安排部署了医药改革的重要政策,包括大家关注的两票制、医药分开、医保支付制度改革等等。前不久,北京开始实施新的医改政策吸引了不少人关注,而我们广东也即将实施医改,这个和每个人切身利益相关的政策,会给我们带来哪些影响,街坊们看病会有哪些变化呢?

在刚刚过去不久的4月8号,北京已经正式做出了新的医药价格调整,所有药品实行零差价销售,取消15%的加成。这也就意味着,今后患者去医院看病开药,医院将以采购价收取费用,患者在药品上的花销将明显降低。

而在3月29日,广东省政府印发了《广东省深化医药卫生体制综合改革实施方案》,当中提到今年7月前,广东省公立医院也将全面取消药品(除中药饮片外)的加成。

原广东省卫计委巡视员副厅长廖新波表示:“过去来讲,政府通过以药养医,来弥补政府的财政不足,给医院的一种政策的补偿,它并不是医院的劳动价值的体现。”

而在北京,医改带来的直观变化是,3600多家医疗机构取消了挂号费、诊疗费,改收医事服务费。通过调整医保报销政策,使患者在基层卫生机构的个人负担明显低于大医院,促进分级诊疗。435个医疗服务项目也进行了调价,其中治疗、手术、护理等体现医务人员技术劳务价值项目的价格上调,降低了CT、核磁等大型设备检查项目的费用。

南方财经报道记者从广东省卫计委了解到,广东省不是国家11个试点省之一。目前广东省新医改的实施方案还在研究当中,但调整医院收费的合理分配是必然的趋势。将医院和药品的关系切断,改变医院长期以药养医的局面,也在倒逼公立医院探索靠优质诊疗服务生存的运行机制。

中山六院运营管理办公室主任姚麟表示:“对于做大夫来讲,我们希望看到医生的价值能够回归。不管怎么讲,这是一个好的趋势。但是另一个方面,大家要知道,医院也是需要一些相关的收入,如何保证医院的收入和医院医生付出的价值能够匹配,这也是需要我们做出一些准确的测算的。”

廖新波表示:“从北京最近实施的新的服务价格改革,也是冲着零加成里面的15%来进行的。那么这个15%怎么来弥补呢?一个就是通过政府的一种补偿,第二就是通过技术收费,第三就是通过医院的效益来弥补。”

从目前全国其它施行新医改的省市来看,患者支付了比原来挂号费要多的医事服务费,但药价取消15%的加成,另外阳光采购部分也会使药价下降约8%,药品部分患者大约可以节省20%。普通门诊患者就医总费用不会有大的变化,但对于只需要开药的患者挂专家号,费用会增加不少。而针对医院,在新医改后如何能让医院正常运营,尤其是以慢性病人开药为主的二级以下医院,不要过多受到药品加成的影响,也应该是实施方案研究的重点。

虽然广东不是国家试点省,但有三座试点城市,分别是东莞、珠海和中山,医药价格调整已经进行了几年。记者最近也去到东莞,了解医改对于患者,对于医院所带来的最直接的变化。

东莞茶山医院是一家一级级别、二级管理的医院。2015年1月1日,茶山医院已经取消了药品加成。内科主任李正武向记者介绍,这里的病人多数是看内科的慢性病人,以心血管病、糖尿病人为主。

东莞茶山医院内科主任李正武表示:“一个糖尿病的病人,开两个礼拜的药,这是我日常接触最多的病人。现在他到我这里看病,可能诊金方面,可能诊金和挂号费是12块,比过去加多5块钱。那他在药品,同样开一个星期的药,他开4种药,总让利了之后,应该是让利了23块钱,内外抵消,这应该是便宜了18块钱。”

李正武是茶山医院内科副主任医师,过去他的挂号费是7块钱,现在他的诊金已经调整到了11块钱。李正武开玩笑的和记者说,有时候看到朋友给自己家的宠物狗看病,都要几百块,同样是医务工作者的他们,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

记者随机采访了一些街坊,多数人对上调医事服务费表示理解,同时也希望,在上调的同时,能够对过度医疗、大处方等情况加以限制。

专家分析,要想让医改走的更长久,也需要医院正常运营做基础。东莞茶山医院业务副院长曾宪辉介绍,东莞从2015年1月1日就已经取消了药品加成,并对诊金和护理费进行了调整。在这轮改革中,由于医院就诊病人的特点,手术病人较少,多数是常见慢性病,免不了造成政策性亏损。这个时侯,政府的财政补贴就显得尤为重要。

东莞茶山医院业务副院长曾宪辉表示:“取消药品加成,在总的让利方面,茶山医院两年总共是1400万,政策性亏损,除了通过我们调整诊疗费和护理费的一个补偿之外,政府的补偿,两年总共大概是500万,两项补偿就与取消药品加成,造成的一个政策性亏损,基本是持平的。”

医务工作者认为,合理调整医事服务费,对合理分配社会资源非常有必要。目前部分医院出现高级专家也要接诊普通疾病,一些真正急需专家诊治的大病患者,挂号困难。在调整后,希望能真正落实分级诊疗。

原广东省卫计委巡视员副厅长廖新波表示:“技术的准入,应该逐步要放开,不是因为医院的等级才有这种技术的准入。这种医生,不管我在三甲医院还是二级医院,他提供的服务的价格都是一样的,他都是可以准入的。而不是因为我是心脏医生,我在三甲医院可以去做手术,我到二级医院,就不能开展手术了。”

微信关注“广东电视”
  • 顶 0

用户评论

已有0人评论,0人参与
    热点新闻排行
    • 今日
    • 本周
    • 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