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女子图鉴》开播 讲述平凡女孩十年进阶故事

《北京女子图鉴》开播 讲述平凡女孩十年进阶故事

新京报 2018-04-13 14:52
0

《北京女子图鉴》开播,讲述平凡女孩十年进阶故事,新京报专访主创团队

戚薇变北漂,“青涩很难演”

4月10日,优酷自制剧集《北京女子图鉴》上线,随后《上海女子图鉴》将接档,预计5月上线,两部作品均由《东京女子图鉴》版权方株式会社渡边娱乐和东京日历株式会社正版授权。

该剧监制马筱楠和制片人卢林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解读“北漂”故事。主演戚薇表示,开篇的纯素颜是她自己的主意,希望能带观众入戏。

“北漂”制片人希望异乡人感同身受

《北京女子图鉴》由戚薇主演,以小城姑娘陈可怀揣梦想执意北上为开篇,来到北京后她举步维艰,从小公司前台做起,到外企策划小组,再到商务代表,不断地经历选择和被选择,在更迭和得失之间,最终继续坚定地前行在北京。

“努力赚钱,买车买房”,陈可口中的这句话是很多北漂年轻人的人生目标。在制片人卢林看来,陈可很有大众性,“观众们或许没经历过职场潜规则,但多少经历过地下室合租房,或许没遇到过富二代,但至少曾牵过经济适用男的手。”卢林表示,陈可正在经历着这些“北京痛”和“北京痒”,时而感觉奔跑成了习惯,根本停不下来,时而又压力爆棚,随时崩盘。卢林同样是来自小城里的北漂女性,她希望通过这部剧,让北漂的女子们感同身受,知晓身在异乡仍有人同行。

剧中陈可经过十年奋斗,终于离梦想越来越近。卢林表示,陈可在北京的这十年,也正是这个时代变化最快的时候,“她随着职业上的转变,从外企的销售,到互联网行业,后来又和娱乐营销相关,再到私人创业。她职业岗位上的转变,也体现出时代变迁。”

【监制说】

剧情聚焦大都市里常见的买房、户口、爱情与面包等真实存在的社会话题,将多名女性的真实故事素材汇集在一起,塑造女主人公十年的人生历程。剧中女主陈可将奋斗目标锁定在“北京”,在该剧监制马筱楠看来,这也来自于她们这一代人对大都市的自然向往,“像陈可这样84、85年出生的女生,绝大多数会有一个想法,要来北京,这和她们的教育、家庭背景相关。比如陈可的妈妈就是北京人。所以她也想来北京。”

监制、制片人答疑

那么多男生喜欢女主并非有人设

问:剧中出现的“饭局文化”,还有去夜店混交际圈等情节,感觉和现在年轻人的真实生活离得有点远?

答:这部剧的时间跨度有十年。“饭局”是2008年文化的一种真实状态,那个时候社交圈不发达,大家交朋友都是靠混饭局,不像现在加个微信就能认识。

问:陈可最初来北京时一脸懵懂。她开始所做的事情更像是被动的,很少自己主动选择的结果?

答:并不是所有人来北京,都有明确的职业规划。大多数人都是想找一个机会先试试,只有一部分人明确地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问:陈可在剧中谈恋爱的次数有点多,而且好像不管什么职位、地位的男生,比如同事、领导、富二代都很容易喜欢上她,是不是还是带有某种女主的人设保护?

答:因为整部剧是将十年的生活浓缩在一起的。首先我们剧里的女生,绝对不会用身体做交换,也不会去破坏别人的感情。剧中她被富二代喜欢,也不是她的错。我们不是出于一种人设保护,你的选择就是你的人生。陈可在大多数时候,选择了善的一面,去达成自己的目标和愿意,这种价值观是我们鼓励的。

问:和日版相比,女主角显得更加正能量了?

答:价值观一定要正。女主对未来的期许是光明的,但是剧里面有一些东西是踩着试探的边缘,但不能跨过那条线。比如有一个北京户口的男人摆在你面前,你嫁不嫁?这可能跟我们每个人的成长过程是一样的,我们希望陈可在黑与白之间选择白。我们想强调多努力一些,有可能离目标就更近一些。努力是最光明的投资。

■ 戚薇说角色

开篇全素颜是我自己要求的

新京报:陈可和你都来自四川,这个角色的背景设定是你和导演商量的吗?

戚薇:从一定程度上根据我来设定了这个背景,我来自四川成都。可能大家觉得成都跟北京的距离感还是拉得不够开,就选了四川的乐山。我都还没答应接这个戏,就发现他们把我的人生故事写进去了,但我还是想看到全部剧本再决定接不接,毕竟之前的翻拍好像都不尽如人意,我自己还是很胆怯、谨慎地去考虑这个事情。

新京报:怎么看待陈可这个角色?

戚薇:没完成剧本前,他们跟我做了很多沟通,可以说演了这么多角色,陈可是最像也是和我最接近的角色。虽然她的故事和我的不太一样,但心态上的、体会上的很多东西是可以平移的。就像大家看这部剧会有同理心。

新京报:片中你和12个男演员有对手戏,是不是有点夸张?

戚薇:其实不夸张,故事要讲十年间的变化,这个数量算正常,这里面也包括男闺蜜和朋友,不会惊吓到大家的(笑)。这么多人,我老师开玩笑说总有一款适合你。但是真的要从生活中找到那个合适的他,没有我们描述的那么简单,是一件不容易的事。缘分妙不可言,我也想通过这个角色告诉女生,勇敢地去经历,去面对,去寻找。

新京报:你曾说演绎这个角色不希望有任何演的痕迹,为了这次的“不刻意表演”会做哪些准备?

戚薇:在有限的时间内进行真实呈现,这件事情是最难做的,“不刻意”说起来简单,但操作起来真的很难。比如从表演上来说,我想抓取一些突破常规的真实化表演,这十年北漂的历程很多人都在经历,你没有办法以任何假或是夸张的形式去表演。尤其是陈可刚来北京那段青涩的时期,那个阶段在现实中偏偏离我最远,很多小事忘记了,人也慢慢成熟世故起来,所以要去找到以前。比如刚来北京时,眼神中的迷茫彷徨感就一定要找回来,我就一件件想着自己出道的经历,去找回当初的眼神和心境,这是个强迫自己去想的过程。

新京报:最开始的一两集你的造型又黑又瘦,全素颜是你自己提出来的?

戚薇:是的,这是另一个不刻意演的方式,因为我要忘记自己是谁,也不希望大家有代入感,一看到就想“戚薇来了”。她一开始就是个平凡的小镇女孩,任何化妆和粉底都不要,反差越大才能让观众看到她一步步的进阶过程,给大家体现出普通女孩也可以通过努力达到什么程度。这个做法在现场辅助我很多,会让我想起未经世事的我。

采写/新京报记者 刘玮 周慧晓婉

微信关注“广东电视”
    热点新闻排行
    • 今日
    • 本周
    • 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