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入魂!广州80后“雕魂师”接“死亡订单”

一刀入魂!广州80后“雕魂师”接“死亡订单”

南方网 2018-04-11 10:00
0

image.png

80后雕塑师张磊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从业已有近十年时间。

年初,80后雕塑师张磊接到一笔特殊的订单,为一位普通老人制作蜡像。

诗人陆游曾写下这样的诗句,“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经了解,张磊知道为其定制蜡像的这位老人已经离开人世多年,其老伴因为太过想念,子女想出制作蜡像摆放在家中的办法,缓解父亲思念的心情。作品完成后,当千里之外的客户隔着屏幕看到亲人蜡像时,他们动容地流下了眼泪。

广州美术学院毕业的张磊从业已有十年时间。对于每一单业务张磊都尽量做到让客户也让自己感到满意,毕竟这是一门寄托深厚感情的生意。着手制作前,张磊花了数天时间与客户沟通,了解逝者生前的职业、性格等等,力图传神还原逝者的形象。“像做好,家人的内心就能感到一点慰藉,如果做不好,他们看了就反而更伤心了。”张磊说。

image.png

除了常规雕塑工作,他偶尔会接到为逝者做像的“死亡订单”。

image.png

张磊在聆听客户的描述和需求。

image.png

张磊雕塑工作室一角。

image.png

笔刷、雕塑刀、笔刷刀、雕塑泥是蜡像创作的常规工具。

image.png

雕刻、倒模、脱模,简单三步涵盖了很多繁复的细节,此后是更为考验细心的植发。“正常人有十万根头发,精密地植入,单这一工序就要花上几天时间。”后期还需要对面部进行细致的上色,让蜡像面部形质贴合人物原型的自然状态。形神俱备的蜡像才会有感染力。图为张磊对照客户提供的图片进行泥稿创作。

image.png

创作中的张磊。

image.png

泥稿经过反复的微调和修改后,才能最终完成。

image.png

张磊在模具内部涂上隔离液,用于硅胶与模具的隔离,然后进入下一步的成品制作。

image.png

头发需要一根一根植入,这个过程十分考验雕塑师的耐心和专注。

image.png

最后一步是面部上色。为了更快判别颜料在皮肤上的上色效果,张磊把自己的手臂当成调色盘来用。

image.png

面部上色能够还原人物面部皮肤的质感,是提升蜡像真实感的关键。

image.png

晚间,张磊为逝者蜡像整理头发,暂放在工作室二楼的陈列区域,择日寄回客户。

近几年,除了常规的雕塑工作,张磊也会偶尔接到这类复刻普通人的蜡像订单,出于不同的原因,但最终都是为了让逝者体面离去,使生者得到慰藉。客户都非常感激张磊能接受这样的工作委托,逢年过节还会寄一些土特产给他。“深夜加班时看着越来越真实的蜡像,当然会害怕。我从来不会想到这是不吉利的事情,相反,我觉得做这样的事情是会有福报的。”

image.png

张磊向客户了解逝者生前的职业、性格等信息,这能为他的创作提供帮助。

image.png

“做得像,客户便能得到一点慰藉,做得不像,客户看到就更伤心了。”张磊说。

image.png

清明节前夕,张磊受客户的委托,向逝者蜡像敬献一束鲜花。

张磊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修读国画专业的他,在校期间却是出了名的“雕塑痴”。毕业后曾有高薪的电影剧组邀他加盟,但他认为电影道具制作容易把手艺做“废”,宁愿成立独立工作室,专注雕塑创作不断提升手艺。

image.png

蜡像的创作过程中,会不断出现新的难题和困惑,此时张磊会暂时停下手中的工作,思考解决问题的方法。

“世间无限丹青手,一片伤心画不成”,张磊很清楚,即使自己手艺再好,也难以让逝者真正“复活”。对逝者的思念应该让我们更加明白一个道理,人生在世之短,却得相遇相亲之缘,我们更应好好珍惜眼前人。

image.png

张磊最近搬到小洲村一座有四层楼的平房,三层为工作室,四层为起居室,主要出于平衡工作与生活的考虑。“这样即使工作到很晚,结束后也可以立刻陪陪孩子。”张磊说。

微信关注“广东电视”
    热点新闻排行
    • 今日
    • 本周
    • 本月